【承天八索】 作者 TV帝 2012-5-14

2022年03月06日 15:32:57 赚友之家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不要插楼!更新完了会有提示,没有提示就没有更新完,懂吗??   上回写到:老道带我离开五行道观,进入了秦岭帝脉。天帝密文,关系帝脉两千年来的最大秘密。   秦岭帝脉声势浩大,天帝两千年前威慑天下,俯瞰人间万千修行者,意图弑仙而成道。为何突然消弭,再无一点声息。   而如今密文再现,其源头竟与神秘的石兽有关。   石兽的来源,我还不太清楚,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都与古时大动乱有关。而这些石兽,其内部封有精气,以特殊手法破封,可还原其本体。   魏家曾复活了一只鬼差,差点举族覆灭。   天帝的密文大碑能吸收石兽精气,可仔细追究的话,大碑吸收的并不是单纯精气,否则,帝脉众人完全可以取来天量的精气供其吸取。   由此可见,石兽的精气与众不同,或带有无法理解的能量。   想到这,我不由自主摸了摸脖上挂的通冥玉佩,这东西也可以吸收石兽精气恢复自身,而这也是东巴郎找我来的原因之一。   大殿里的帝脉众人忙成一团,一堆人聚集在大碑前,想要完整记录下密文的内容。   当然了,密文的含义他们一窍不通,否则也不用找老道来这了。   东巴郎对密文也十分看重,带着我走过去。我们俩没有打扰那些临摹密文的老头子,只站在圈外看。   这座耸立大殿中的石碑异常高大,通体显出淡淡的金光。其中有字符呈现,字体很怪,我这种连简体字都没认全的普通青年,一眼望过去就晕了。   老道如众星捧月,在一堆老头的包围圈内鹤立鸡群。没人敢打扰他,因为他正仔细端详碑文,口中似在默念着什么。有两三个老头死死盯着他的嘴,那眼神太深情,让我忍不住打寒颤。   这时,有人惊呼起来,我看到,金色光芒与密文同时黯淡下来。只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而石碑也恢复了原貌,只是普通的大石,上面印刻着两个大字:帝宫。   帝宫……我默默念诵了几遍。   这原本是竖立在天帝大殿外的,后来有人见到了密文浮现,才移到这里,生怕有了闪失。东巴郎听到了我的默念声,便出声解释。   我哦了一声,问:那天帝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东巴郎摇摇头,说:天帝就是他的名字,自古流传的典籍中,都只记载了天帝二字。   那他什么来历,你们也不知道?我好奇的追问。   东巴郎点点头,说:没有错,天帝的来历是个谜,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出自秦岭。而这,就足够了。   东巴郎说这话的时候,无论神情还是语气,都充斥着极度自豪。我下意识觉得这种情感很低俗,可想想建立在云层之上,数千米之巅的帝殿,忽然间觉得,或许天帝真值得人那么崇敬。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个无能的人,哪怕被人捧到天上。能捧一天,能捧一年,可足足两千年仍震撼天下,这足以证明一切。   圈内的老头子们,个个都唉声叹气的互相询问着。密文太多,字体繁复而又难以辨认,他们临摹的很辛苦。   天帝密文已呈现过几次,但加上这一次,他们也只临摹出五分之四,还剩下最后的那点来不及抄写。   眼见密文消失,东巴郎伸出两手分开众人走进圈内,他走到老道旁边,先是顺着老道的目光望向大碑,随后等了很久,待老道微出一口气后,才低声询问:高人是否能解读这种密文?   老道轻点头,说:可以。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在大殿内引起了轰动。   一堆临摹密文的老头纷纷涌过来,我刚准备往老道这边走,就被他们夹在中间,然后就感觉跟被人提着似的,脚不沾地的往前飘……   这些老头子,力气也太大了。   然而,没等他们挤过来,东巴郎就低喝一声:挤什么!扰了高人,你们担的起吗!准备好纸笔,待高人破解密文!   老道嗯了一声,说:把你们临摹的密文整理一下拿给我,这种字来源太过久远,很难辨认,我需要一点时间。   东巴郎点着头,而那群老头早已自发行动起来,聚成一堆轰隆隆跑过去,又轰隆隆跑回来。临摹的密文按照顺序整理后,被他们交到老道的手里。看他们那表情,是打算让老道站在原地就破解密文。   可是……你们倒是把我放了啊!我一个普通青年,被你们夹着飘来飘去,成何体统……好无奈。   幸好东巴郎看到我的惨状,忍俊不禁的把我提过来,否则的话,等老道破解完密文,我也被挤成人干了。   一想到自己变成那种鱿鱼干鱼干什么的,我就有些想吐。天帝大殿坐落数千米高山之巅,天气又好风又大,最适合晒干货了。   老道也不在意他人的态度,就站在大碑旁,拿着一叠临摹了密文的宣纸仔细阅读。   东巴郎在一旁静候,他虽不像那群老头一样眼巴巴的就差吐舌头了,可这眼睛,还是时不时往老道脸上瞅。   你说老道那一脸褶子有什么看头,真想看褶子,你买把扇子啊。   老道在那看的仔细又入神,我一边看着比鬼画符还难认的密文,心里这叫一个好奇啊。说猫抓那都是轻的,起码也是只野猫!   这上面,到底写的啥?我实在忍不住。   一句话出口,顿觉四周突然射来了几十盏探照灯,差点就把我给气化了。   转头看,二十来个老头齐刷刷盯着我看,脸上既有愤怒,又十分欣赏。我忍不住忐忑,你说他们是不是真想吃干货啊……   这是仙文。老道士忽然开口。   一堆探照灯唰的一下就转老道脸上了,我顿觉松了一口气,这几十个老头杀伤力太大,比被几十个年轻姑娘盯着看还让人紧张。   什么仙文?我问。   仙文,就是仙所使用的文字。老道士说:仙于古时,有一段非常活跃的时期。但仙文很少流传,五行脉中,留有五典古籍,上面记述了一些仙文。但千年下来,典籍有所缺失,所以这些密文我也无法完整解读。   高人能看多少?东巴郎在一旁关切的问。   大部分。老道士微皱眉头:但一些词语难以理解,从字句来看,恰是关键的东西。天帝,像是故意为难,不想让人明了当年的一切。   哦?东巴郎惊疑一声,随后他脸上忽现出惊诧的神情:当年的一切……高人的意思,这并不是让天帝复生的密文?   老道士摇头:不是。这篇密文,记录天帝的话语,似是与其消失有关,但并没有说明如何令其重现人世。   惊愕声四起,周围的老头纷纷错愕的摇头,大呼不可能。东巴郎也神情失落,面色难看。   不过也难以确定。老道忽然说:因为密文的最后一部分没有及时记录,或许,那是最关键的一部分。   东巴郎眼睛一亮,连连点头:高人说的没错!密文只临摹出大半,还有一些……   嗯,我先把这部分解读出来吧。老道士踏步,从一个老头手里拿过一支毛笔和几张新的宣纸,他将纸平铺着地上,一边对照了密文,一边在纸上书写。   老道落笔的速度很慢,或许是密文太过难懂,而且一些关键词语的缺失,更让人难以理解句子意思。他写写停停,脸上的思索之色从未变过。   东巴郎和一群老头,静静的站在那,连大气也不敢出。我在老道的身后,看他蹲在地上,于宣纸上书写文字。   老道的字很漂亮,苍劲有力,有如神龙,气势非凡。字字像有千斤重,让人一眼望去,有种观赏天下风光的磅礴感。   这种奇特的韵味,让我忍不住默念出他写的字。   天星蔽日,仙落凡尘……   有仙落于此巅,肢体破碎。天有金血撒下,耳闻怒吼。   黑色的?物,遮蔽了天穹。   大魔尊欲与之争锋,连破三重天,终重伤而归。   其言惊天地,大难将临。   斗转星移,六道轮回,内外皆有大患。   大魔尊举世难敌,为天下间少有可与吾比肩者。   二人,难成大事。   当代八索前来,欲联手成事。   五典本源将出,欲封堵地宫。   三坟安人道,九丘治天下。   仙骨化石,大难将至,再难……   密文的记录,到此为止。每一字,每一句,都震撼人心。   问号不是我打不出字,而是老道画出了一个问号,那是关键性无法解读的字眼。   这段密文中,蕴含了大量信息,令人心绪激荡,有些恍惚。   我好像看到,一个伟岸的身影,于帝宫之前,仰望被黑色遮蔽的苍穹,其身边,有仙尸沉浮。   两千年前的大事件中,竟包含了六个当代最强的传承。   而密文断的过于坑人,在最关键的时候没了下文。我迫切的想知道,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因为在密文中,我看到了八索。   那一代的八索家主,是我的祖辈。他找到了天帝,意图解除天地大祸,可最终的结局是什么?   唯一可知晓的是,仙在那之后,于世间大量显现。而在后续的千年,逐渐消失,神话,就此终结,再不可闻。   这些,是否与天帝密文中记载的大难有关?   是不是天帝所谓的大事已成,才造成神话不显,仙人难寻?   我原本以为,密文解读后,可以知道答案,揭开一切谜底。可当老道将一切书写于纸上时,谜却更多了。   不仅仅是我,老道,东巴郎,还有那几十个老头,都带着复杂的神情。   他们都被密文的内容惊住了,因为在场所有人的传承,都与那场大祸有关。   尽快寻到足量的石兽,显出后续的密文!东巴郎沉喝一声,语气迫不及待。   众多老头,有一大半飞快地向外面掠去。速度之快,令人生愕。到了这时我才想起,他们不仅仅是临摹密文的老人,同时还是秦岭帝脉的高深修行者。   有人走过来,小心翼翼将老道书写的宣纸收起,并鞠躬谢礼。老道微微点头,坦然受之。   密文浮现,需要很多石兽?我看向旁边的大碑。   东巴郎点点头:大约十只石兽能让密文浮现半柱香的时间。东巴郎确认说。   十只……我不禁咂舌,这数量也太多了,难怪以秦岭帝脉如此庞大的势力,到现在还没把密文全部临摹出来。   这时,老道忽然拉住我,说了声:我们做。   我下意识问他:啊?去哪啊?   回去。老道士回答。   东巴郎也跟着问:高人这是要去哪?要不要我派人带路?   老道士转头看他:帝脉毫无诚意,解读密文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   东巴郎面色顿时变了,连忙说:高人这是什么话,我帝脉既然说到自然做到。但眼前天帝宝库还未打开……   与宝库无关。老道士摇头说,随后拉着我就走。   我看着东巴郎,发现他脸上一阵错愕,随后像想起了什么。立刻就有些尴尬,又有些踌躇。   老道说要走,绝对不是糊弄人。眼看拉着我就要出了门,东巴郎这才从后面追上来,拦住我们,低头弯腰拱手说:是我们的错,但绝不是故意要欺瞒高人。这其中,有一些事情……   老道也不回应,只盯着他看,但步子却没再迈。我被他们俩的举动弄糊涂了,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老道为什么突然生气。   天帝重临,的确不在密文上面。帝脉留存有天帝密卷,其中记载了天帝重临人世的举措,据说是天帝亲手写下的。而复生的时机,便是密文再现。东巴郎低着头说:天帝重临事关重大,不能出一点差错。我本无心瞒高人,但帝脉各个势力错综复杂,我一个人……唉,只求高人看在天帝曾与五行八索均有渊源的份上……   我这才明白,老道为什么生气,原来东巴郎说了谎。密文与天帝的复生,没有一点关系,真正的手段,他们早已知晓。   那你们破解密**什么?我好奇地问。   东巴郎说:密文记载了两千年前天帝消失的真相,这是如今是否举帝脉全力复生天帝的最大关键。   什么意思?我有些糊涂了。   天下都知道,帝脉并不是统一的传承,而是无数传承交杂混合,分家而治。只有天帝在时,方统一了秦岭。东巴郎解释说:而天帝消失后,各家又分散了。如今虽有天帝复生的契机,但很多人的心思有了变化。两千年过去,就算是一颗石头也有了改变,有很多人说,天帝的复生,或许会造成大祸,因为其消失的太过诡异。因此,他们要一个理由,密文所记载的大事,正是其中的关键。   东巴郎的说法,我倒可以理解。   人心难测,说变就变。信念这东西,因人而异。有人可以坚持,有人却无法坚持,说不上对错。   不过,我却觉得东巴郎的话没有太多说服力。   你们请老……请高人来,就只为了破解密文?我怀疑的问。   当然不是。或许是已经露了底,东巴郎索性放开了说:五行脉源出五典,知晓天下事。虽没有五典本源,但五行法冠绝天下,对天帝复生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才会将高人与小兄弟一同请来。   你请他我可以理解,可请我干嘛啊?虽然通冥玉佩有点用处,但我才刚学会用,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我问出一直以来最好奇的问题。   你的用处,甚至要比高人还大。东巴郎说:八索可通幽冥,这才是我们最想得到的帮助。   天帝……老道士忽然开口,我转头看他,正见他脸上浮现惊愕的神情:难道是在……   没错。东巴郎再次点头,说:依据密卷所说,天帝的下落,正是地府。   地府……这个词出来,连我也被震撼了。   地府是什么,传说中掌管人世间轮回的地方。西游记中,孙猴子把阎罗王打的屁滚尿流,还把生死簿给划了。可实际上,阎罗不像书中写的那么弱。   我在长平古战场,曾因老道的帮助召出十殿轮转王,无数的阴魂,被其法相所封。而这,仅仅是法相罢了。   地府真的存在……我十分惊奇,原本以为这只是神话传说中的地方,没想到。   这时,我忽然想起老道在长平古战场说过的话:任何东西,都不可能无中生有。有法相,就必定有真实的存在。   那时,我以为他只是说说,没想到,在东巴郎的口中,又听到和地府有关的事情。   可是,天帝为什么要去地府呢?难道他想把自己的名字从生死簿上划掉?我好奇地问。   这个时候,我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西游记中,孙悟空大闹地府的时间,似乎就是两千年前。   难道说,孙悟空的原型,其实是秦岭天帝?   我了个催,这也太狗血了吧,哪个作者这么安排的……   这也是我们急于破解密文的其中一个原因。东巴郎说:天帝复生的契机,为何与地府有关,或许,在密文的记载中,可以知晓。而小兄弟身具八索传承,可借通冥宝玉之力,在计划中,有决定性的作用。   原话:今天就写到这   之所以连续这么多天不更,除了俩妹妹结婚很忙外,有几天心情也不太好。   思绪万千,这种时候如果写东西,估计和我脑子差不多,一团乱麻。   别的不说了,同志们早点休息。   前排呀!   ············   前排呀!   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我的 原则只有三个字,看心情。   笑摸楼下的**~!   嘿嘿 前排个   前排'越来越好看了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推荐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