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之女(一)

2022年03月05日 22:56:04 赚友之家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本文是对“如果你是大奸臣的女儿,会怎么样”问题的回答。   *   “爹!你再不把俸禄领回家我们就要喝西北风去了!”   “是啊是啊,老爷。”我的奶娘,府里的第三人开口道。   府里第四人,倒吊在屋檐下的赤血叔叔默默点头。   外界盛传奸相傅原生性多疑,把持朝政犹嫌不够,连府里也是再三肃清,只留心腹。   ......真相是丞相府真的非常穷,根本买不起仆人。   “抱歉抱歉,”我爹——当朝奸相傅原从袖子里掏出一支金钗,笑眯眯地递给我,“拿去当了吧,多的钱给小月亮拿去置办衣裳。”   “......钗子从哪来的?”   “丽贵妃赏的。”   “.......真是的。”我拿走金钗,在灯下看了下,金灿灿的闪瞎人眼,“这做工还真不错。”   “置办衣裳就算了吧,反正也没人敢请我去参加宴会,买几本字帖怎么样,爹你不是说.......”   头上一沉,我看着蹲下来的老爹,轻轻抱住他的脖子。   “我知道的爹爹,不用感到抱歉,娘亲教过我,爹爹是做大事的。”   *   我猛地睁开眼,脑海中的火海与哀嚎停息下来。   是梦吗.......   “怎么醒了?”奶娘也睡得迷迷糊糊的,像哄孩子那样抱住我,哼着歌谣。   “泉姨........我还是害怕。”   奶娘轻轻地叹息一声,拍着我的背。   “睡吧,睡吧。”   *   醒来时,窗外的天还泛着淡淡的墨色。   小心翼翼地爬下床,推开房门。   庭院里漫起浅浅的雾气,带着些许寒意,我撑着脸,坐在凳子上发呆。   “小月亮?怎么起床这么早?”   算了,我懒得纠正他爱叫我小名的习惯了。   宽大的紫色蟒衣下摆扫过我的脚,一双手伸到我面前,“回房吧,外面冷。”   我仰起头看他,见他带着笑意的一双桃花眼,   洁如白玉的面庞。   坊间有言,“奸相傅原,容貌昳丽。”   “怎么了?被爹爹迷住了?”   我抬手,拍上他的脸,冷酷无情,“想多了。”   “小月亮真是......这么大了还要撒娇.....”   “爹爹。”   “嗯?”   “真的非得走到那一步吗?”   身畔的人沉默了半晌,轻佻的语气收了起来,沉沉道,“十年苦读,一朝登阙,只愿海清河晏,草满囹圄。若大厦将颓,身为官者,当以身作祭,挽天下局。”   “小月亮.......”一双手轻轻摸着我的头。   “是不是快了.......”   “嗯,小月亮,事情结束后,就去塞外吧,那里我都安排好了,你........”   我扑进他的怀里,寒意被温暖的身躯隔开。   一声叹息响起。   “对不起,小月亮。”   *   “小月亮的画真是越来越好了。”泉姨笑眯眯地替我搁好笔,转头对赤血叔叔说道,“这次还是要记得专坑钱国舅家那几个人傻钱多的公子哥,坑完就马上跑。”   赤血叔叔默默点头。   “京中人都在讨论呢,都在传顾菟画师画艺超绝却从不现身,一定是个神仙般的人物。”   “泉姨.....这只是临摹而已,并没有按我的印章。”   “我知道我知道,小月亮不按印章的作品是专门用着养家糊口的。”   “有人来了。”赤血叔叔抱着剑,跃上房梁。   “咳咳,丽贵妃叫杂家来召傅小姐您入宫,陪着娘娘说几句知心话。”人称“吞金蛤蟆”的永安宫总管公公甩了甩拂尘。   “多谢公公。”我福身,掏出荷包塞过去,“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望公公笑纳。”   总管掂了掂荷包,胖脸上积满了笑容,“那杂家就在外等着,还望傅小姐快些。”   “这个臭蛤蟆,每次来都拿一大笔钱走。”泉姨一脸肉痛地替我梳妆。   我抿了抿口脂,“这又不要紧,反正每次赤血叔叔都会悄悄拿回来。”   “哎,看着银子从我眼前离开,就是令我伤心。”   泉姨弯下腰,替我细细地抹开粉,语气温柔,“小月亮真的是长大了,从小猴子变成小美人了。”   “丽贵妃这时召你入宫,可是有不轨之心?”赤血叔叔放下剑,“我陪你一同入宫。”   我戴好珠钗,看着镜子里的人影,“能有什么事,不过是为了拉拢我和她儿子,也亏她想的出来。”   “放心吧,我应付地过来。”   *   轿子摇摇晃晃地过了宫墙。   我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入宫,当时爹爹还是名声极好的翰林新贵,作为太子少傅,携我参加宫中晚宴。   到了宫宴上,看着一个比我稍大一点的豆丁坐在高位上,一脸孺慕地看着爹爹。   “那是太子。”当时爹爹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非常聪明哦。”   “嘛.....当然,还是没有小月亮聪明。”爹爹笑了笑,轻轻弹了弹我的额头。   “傅小姐,请下轿。”   我抬脚迈入永安宫。   不愧是宫中第一宠妃,单从布置就看得出来,东海的皎月纱,西川的琉璃瓦,还有南平的赤血珊瑚,更别谈数不清的夜明珠和泛着清香的紫檀木。   一个娇艳的美人倚在铺着软枕的椅子上,见我,站起来拉住我的手。   “好久不见了,婵娟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哪及得上娘娘的万分之一。”我福身,低下头,面无表情地开始赞美。   丽贵妃掩住口娇娇笑了两声,拉住我坐下来,“你说赶巧不赶巧,今儿个泰儿也入宫了,本宫瞧着御花园的荷花开的好,本宫让泰儿领着你赏赏花如何?”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泰儿。”   一个穿着赤色锦袍,金带绾发,面色骄蛮的少年走了进来,脸上满是不耐,看见我后呆了一呆,眼神淫邪地上下打量着我。   “这位便是婵娟姑娘,说来也你们也好久不见了吧,照着本宫说的,带着傅姑娘去赏花。”   我与二皇子赵曜泰一前一后走在宫径上,宫径边的人沉默而恭敬地跪拜。   “婵娟妹妹.......”二皇子凑近我,身体歪了一歪。   我退开几步,“还请二皇子小心。”   二皇子试图再次凑近,却忽然向前看去。   然后撇开我气势汹汹地走到来人面前,居高临下地点了点对方的胸膛,“你怎么不在东宫好好呆着?被父皇软禁竟然还敢外出,哼,你这可是大不敬啊。”   “二弟,”太子赵曜阑语气古井无波,背像挺立的竹,面色稍稍苍白,“软禁三月期限已过。”   二皇子跳了脚,“你——!”   太子不理他,看向我的方向,“这位便是傅家小姐吧?你我曾有数面之缘,可还记得。”   我福身,“自然是记得的,不过我和二皇子要去御花园替丽妃娘娘折花,先告辞了。”   二皇子咬牙切齿地扔下一句“改天再和你算账。”   走出很远,远到回头望,太子孤零零的身影已经变得模糊。   我才舒开手,擦了擦掌中的汗。   我看的分明,他看向我的那一眼,透露出彻骨的冰寒。   *   从宫中回去,也是暮色时分。   刚一进府,在门边等着我的泉姨迎上来,“没事吧?”   “没事。”我拍拍她的手让她安心,“爹爹呢?”   泉姨张了张口,却没有说什么。   “是吗........还没回来吗?”   我垂眸,在泉姨担心的眼神中开口,“从明天起,傅相嫡女傅婵娟感染风寒,傅府闭门谢客。”   爹爹回来时已是深夜,我在书房点着灯,轻轻摩挲着手里的书。   “嗯?小月亮,还不睡吗?”爹爹走进书房,在灯下笑眯眯地看着我,“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一只水色的玉镯静静躺在他的手里。   “......又是丽贵妃赏的?”   “嘛.....差不太多,她爹钱国舅给的。”   “你在看什么?”   爹爹把头凑过来,看清楚后眼神顿时变得温柔,“你娘写的诗,是我读过的最好的。”   我把书放下,看着对面的人。   “还有多久?”   “五天。”爹爹垂眸,看着灯芯被火焰吞噬,“五天后,镇远将军回京述职。”   “五天......吗?”   爹爹握住我的手,指尖冰凉,“小月亮,别难过。”   “我难过.....我才不难过,到塞外去多好,再没有人管我,我才不难过,我有什么难过的........”   眼角被人用手指轻轻地揩拭。   “小月亮,别哭。”   我像幼时那般靠在爹爹怀里,闭上眼,“今天我看见太子了。”   “太子啊.........他还好吗?”   “挺好的,但是.....应该恨极了我们。”   “唔.....听小月亮这么说,我都有点担心了,那个孩子什么都好,只是太执拗了,可是小月亮,爹爹也没有办法,爹爹不能万事都顾全。”脸颊被人捏了一捏,“如果可以,爹爹真想一直..........”   我用头蹭蹭他,“可是.......事成之后你肯定会........”   “放心吧,小月亮,我准备好了的。”   “可是.....为什么啊,凭什么啊。”我再也压抑不住哭腔,“为什么偏偏是你.........”   “国生疮痍已久,若要治,必先割去腐肉,再施以良药。”颈部里有温热的泪低落,“小月亮,我唯一对不起的,就是你。”   “小月亮,如果真的有下辈子,还做我的女儿吧。”   “我才不要........我才不要。”   最后我忘记自己是怎么哭睡过去,醒来时已是天光大亮。   坐起身,胸膛沉闷,鼻尖似有似无闻到血的腥气。   泉姨在床边担忧地看着我,给我披上暖衣,“小月亮体质偏寒,可要注意保暖,情绪也不能有太大波动。”   “泉姨,为什么呢?”   泉姨叹了口气,坐在我身边,搂住我,“自我陪着小姐来到傅家,只见姑爷小姐琴瑟和鸣,举案齐眉。姑爷那个时候还很年轻,天天都爱拉着小姐讲一些为官之道,我听的都腻烦,小姐从来都是安静地听着。”   “小姐有了身孕后,姑爷每天都乐呵呵地,像个傻子一般,你肯定想不起来,你在小姐肚子里的时候,他恨不得天天跟你讲八百个故事,当然,也都是那些他跟小姐讲的那些。”   “有一次我实在听不下去了,问他,讲这些给你听干什么呢?姑爷那个时候还是笑眯眯的,也不生气,告诉我,若天下安定,则家户安定,若家户安定,”泉姨轻抚我的面颊,“那么你必一生顺遂。”   “你七岁那年,小姐染病逝世,姑爷他........哎,小月亮,我也一直质问老天,为何事不能两全?”   “我累了,泉姨,再让我睡一会儿吧。”   泉姨替我放下床边的帷幔,悄声出门。   我昏沉沉地睡去。   景象一片模糊。   “爹爹,爹爹!”有人把小小的我抱起,有一双带笑的桃花眼。   “怎么啦小月亮?”鼻尖被蹭了蹭 。   “你天天这么晚回家,娘亲和我都等好久了,其他叔叔老早就回家了,还在街上逛呢,我都看见了。”   “哎呀.....小月亮,可我和那些叔叔不一样呢,看,这是我买的哨子糖,你不是最爱吃这个了吗!”   “........吃了再和你说,总之你要向我和娘亲道歉。”   “好好好,对不起啊,小月亮,以后我尽量早回家。”   骗子.......   大骗子。   *   随后的几天,我一直待在书房里,点着昏暗灯,一遍又一遍看爹爹给娘亲编纂的诗集。   泉姨总是沉默地守在我身侧,替我续茶。   爹爹没有回来。   “小姐,去睡吧。”   “白天都睡够了,再说今夜,这皇城里估计没有能睡着的人了。”我翻过一页,看着娘亲娟秀的小字。   “你说.....爹爹会回来吗?”   泉姨回以叹息。   油灯的爆开灯花,我放下书,“泉姨你去睡吧,不用管我。”   我在书房枯坐,突然有一瞬心悸地厉害。   我推开桌子跑出去,被赤血叔叔拦住,“小姐,该出发了。”   我拉住他宽大的衣摆,低声哀求,“求求您,这是.....最后一次了,求您。”   眼泪压抑不住地奔涌,“求您....求您。”   赤血叔叔看着我,侧开了身子。   我跑出去,在相府无边的黑暗里奔跑着,直至看到廊下穿着铠甲,举着灯的人。   “小月亮,我知道你会来。”   “知道我要来,却还是要走吗?”   无边的沉默蔓延开。   我挤出笑容,抱住他的腰,冰冷的铠甲贴上我的脸,真的好冷,不像往日的温暖。   “爹爹,万事小心。”   我的手被人拉开。   我在沉默中看着夜色吞噬那个背影。   再也支撑不住,跌坐在地上,胸腔越发沉重了,“咳咳.........”撕心裂肺地咳起来,咳的头一阵阵发黑,鼻腔弥漫着血的腥味。   赤血叔叔拿着剑,“小姐,该走了。”   “走?去哪?”   赤血叔叔皱眉,走近一步,“小姐......您......”   随后不可置信地看向我,我站起来,看着努力不让自己昏过去的赤血叔叔,轻声道,“这么多年....赤血叔叔也累了吧,好好休息一阵子吧。”   赤血叔叔再也抵抗不住药劲,昏睡过去。   泉姨从廊下走来,替我披好暖衣。   “泉姨,谢谢您。”   泉姨温和地笑着,“小月亮吩咐的事,岂有拒绝的道理?”   我听着墙外的声响,混合着男人的大喊,女人的尖叫和小孩的啼哭。   灯明明灭灭地映在傅府的墙上,我对泉姨说,“去书房吧。”   我穿好裙裳,带好珠钗,在书房的黑暗中摩挲着诗集的扉页。   直至傅府的门传来被撞开的声响,无数火光涌进,驱散了傅府的黑暗。   急促地脚步声响起,书房门被人推开。   “将军!在这儿!”   一个穿着白色铠甲的翩翩少年郎走入,朝我拱拱手,“叨扰傅小姐了,只是查证所需。”   我沉默,不给予回应。   他身边稍老一些的将领急冲冲地开口,“将军,您还对她客气什么,大将军说了,直接抄家就好。”   少年脸有些微红,小声道,“不可.....不可对女子无礼。”   我看着周围如潮水般的人,开口,“尽管查吧。”   少年稍稍看了我一眼,朝身后挥了挥手。   书架被人粗暴地打翻,桌椅被推到,爹爹的书一本本被人翻开。   少年身边稍老一些的将领向我走来,一把夺走我手里的诗集。   我站起来,头一阵阵发昏,咬牙靠着书桌,盯着他,声嘶力竭,   “还给我........还给我!那是我娘亲的东西!”   对方明显被我吓了一跳,嘴角一撇,“哼,还摆什么小姐架子,你爹傅原和钱国舅率兵谋反,杀了皇上,又中途反水,手刃了国舅爷,丽贵妃和二皇子,还好被镇远将军和太子率兵镇压,现在你爹下了大狱,太子和大将军肯定要选个好日子把送傅丞相上路。”   眼前弥漫开一阵黑雾,周围的声音渐渐低下来,听到隐隐的争辩,   “李将军,不可对傅小姐如此.......”   “我说将军啊,对她好干嘛,她爹不知道吞了多少军饷......”   声音彻底消失,我倒下去,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我伸出手,想要拉住那个人的衣角。   “爹爹.........”   被人接住,对上一双焦急的眼。   世界黑了下来。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推荐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