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卿心不负

2022年03月05日 21:20:06 赚友之家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听澜,你已经成年了,身边就简祈一个奴才侍候着也不像话。训练营给你备着的那几个,半月前出营了,有空去选一个用着。”   柳听澜夹起简祈剥好的龙虾放到口中,含糊着答道:   “行啊哥,简祈虽说还算好用,不过确实无趣,用久了是有些腻歪。”   听到柳听澜的评价,一旁侍立着布菜的简祈身子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紧接着又躬了躬身,显得更加恭谨。   柳筠撇了简祈一眼,抬手示意一旁的奴隶把茶水满上,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   “无趣倒不要紧,主要年纪不小了,精力到底比不上年轻的孩子,还是再收一个稳妥。”   柳听澜闻言,歪头看了眼一旁简祈,他的睫毛微微颤动,面色也苍白了几分。   对简祈,柳听澜虽然算不上特别宠爱,可毕竟伺候了自己十几年,感情倒还是有的。   “哥,你也别这么说,简祈才25呢,再说,论起知晓我的心意和办事周到,恐怕没人赶得上他。”   兄妹俩吃过早饭,又聊了会儿天,柳筠去安排生辰宴的事宜,柳听澜则去化妆间里上妆试衣。   简祈自小服侍柳听澜,凡是主人用得到的技能都学过。   赶在主人到试衣间前,简祈将新定制的几十款衣服搭配好,挂在一旁等待主人挑选。   柳听澜进来的时候,简祈正跪坐在地上等候。   听到脚步声,简祈立刻调整跪姿,伏在地上:“下奴恭迎主人。”   柳听澜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简祈直起身子,膝行上前听用。   绕着房间转了一圈,柳听澜把几套衣服看了个七七八八。   接着又坐在化妆镜前,拿出手机,翻了翻简祈发过来的几个妆容。   简祈跪在一旁,有些紧张地低着头。   柳听澜可不是好伺候的主,何况他也一直不是很讨主人喜欢,因此心下更加忐忑。   “简祈,”柳听澜放下手机缓缓开口,“A02这款我喜欢,你过来化给我看。”   简祈应了是,在心里松了口气,主人满意便好。   请示后站了起来,简祈小心翼翼地拢起柳听澜的长发,先拍妆前水乳。   简祈的手法很娴熟,很快画到了眼线,眼线胶笔划过柳听澜的眼尾,线条干净流畅。   就在简祈打算修饰另一只眼睛的时候,他突然感觉眼前有些模糊,脑袋一声翁鸣。   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眼线笔戳到了柳听澜的眼睛。   柳听澜感到不适,看向镜子,左眼的眼线已然偏了。   柳听澜眉头微皱,冲着无措的简祈,抬手就重重甩了一个耳光。   “手抖成这样,**。”   简祈吓得颤栗,扑跪在地上,不住叩头。   “下奴该死,下奴该死,谢主人责打……”   说着,简祈抬手又自己补了几个耳光。   柳听澜看了一眼简祈红肿的脸,皱了皱眉:“够了,今天这么多客人,你顶着张猪头还不是给我丢人。”   “是,是……主人,”简祈小声应着,捧出随身携带的刑鞭,“主人,罚在背上,客人不会发现的,求主人息怒……”   “先记着,今天事多,没空和你计较。”   简祈又磕了几个头,才敢站起来,继续给柳听澜上妆。   简祈刚站起身来,便感到一阵头重脚轻,他赶忙扶了一下桌子,才没再跌倒。   擦掉画歪的眼线,简祈重新给柳听澜上眼妆。   柳听澜刚才那一下打完,也隐隐有点后悔。   按说这不是大错,没必要动这么大火气,只是临近生日这几天,发派请帖,布置准备,权衡客人的排位……各种事情弄得柳听澜心烦意乱,脾气也见长。   别人都生日那是放松和快乐,柳听澜从小却向来不盼着过生日。   生在这种大族里,小辈的生日宴不过是各家族互相试探,虚与委蛇的场所。   柳听澜的脾气在世家的少爷小姐里还算不错,但每次对着简祈,却总有克制不住的小性子。   或许是知道这人会守着她永远不离开,或许是对越亲近的人越难以控制情绪的劣根性使然。   柳听澜闭着眼睛,感觉到简祈今天的手法不如以往稳定,心道自己生日,简祈忙前忙后约摸也累了,加之刚才那一下隐隐的愧疚,也没为难他。   简祈能感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他伺候了主人这么多年,还犯这种错,简直是不可饶恕。   这几日工作强度确实大了许多,疲惫感与日俱增。   但奴隶哪有说累的权力,简祈只恨自己身体不争气,不能让主人满意。   不知他今天怎么了,脑子混混沌沌,小失误格外多。   简祈绷紧了神经,战战兢兢地观察着柳听澜的神情,稍有不对便打算跪下请罪。   终于,妆面完成了,简祈舒了口气。   金色系的妆容,显出高贵雅致。银色的点缀,又符合了少女的年纪,添了几分俏皮。   略微上挑的眼线,让女孩温润的眉眼多了几分霸气凌厉。睫毛在阳光下闪着融融的光,耀人双目。   柳听澜对着镜子左右看了看,绽开满意的笑容。   简祈见柳听澜笑了,也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赔笑,心里再满足不过了。   主人是满意的!   简祈感觉主人摸了摸他的头,夸了他几句。   简祈高兴地几乎要飞起来,偷偷蹭了蹭主人的手。   柳听澜看眼前人一脸傻笑,明明比自己大了七八岁,还像条小狗似的蹭自己的手,不仅好笑地又多摸了几下。   柳听澜起身,简祈连忙根据主人的方位调整躬身的方向。   柳听澜又将房间里的衣服看了一遍,一身一身地挑选过去,最后吩咐道:   “简祈,拿这件。”   柳听澜叫了两声,没有人应,转过身,却见简祈已经晕倒在地上。   柳听澜愣了一下,简祈在她面前永远像个完美的机器,守着规矩,不出一点差错,她几乎忘了他也会累,也会伤心。   柳听澜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简祈,这人竟累成这样了吗?   按照家族规矩,奴隶在随侍的时候晕倒是要弄醒重罚的。柳听澜叹了口气,泼醒人家这么不人道的事还真做不出来。   找来家族的医师,柳听澜吩咐抬简祈下去医治,又叫了个小奴伺候自己更衣。   柳听澜拾掇着繁琐的礼服,看着面前小奴慌乱笨拙的样子(其实并没有,只是同行衬托),心里感叹还是简祈好用一些。   简祈做了个梦,重复的梦境近两年几乎每天都会折磨着他。   简祈一直都知道,那不是梦,是他的记忆,是真实存在的,所以……他怕。   主人出生的时候,少爷从他们几个孩子里选中了他,因为他规矩守得最好,也稳重,送来伺候小姐。   他永远记得自己九岁的那一天,少爷说希望他不仅能照顾主人的生活,还希望他能做个谏奴,教主人道理。   简祈时常想,如果他只是顺着主人,少多嘴,主人会不会多喜欢他一点。   小孩子,尤其是被娇生惯养的小孩最烦听人说教。简祈记得主人六七岁时说得最多的话就是要扔掉他。   柳筠对自己这个小妹妹惯得没边,却唯独这件事上不顺着她的心意。   柳听澜每次哭了闹了没有效果,气全撒在简祈身上。   “等我长大了,就扔掉你!”   这句话有如梦魇,给简祈的心灵留下来重创。   后来柳听澜长大了些,倒是少了许多任性胡闹,对简祈的话也能听得进去,简祈心里却越来越不安。   尤其是近两年,柳听澜已然长成大姑娘了。   简祈每天侍候在一旁,主人稍微有些不开心的神情,他就胆战心惊,生怕下一秒主人就会呵斥自己滚出去,再也不要看到他。   谨小慎微地伺候,简祈只是暗暗祈祷主人看在他乖顺的份上能留下他。   主人生日宴这几天,事情格外多,简祈一面忙得脚不沾地,一面担心,主人成年了,真的长大了。   而他,能明显感到身体的损耗和力不从心,他的小孩长大了,恐怕自己,再也没有资格跪在她身边了。   诶诶诶诶居然是这篇!真好啊,又一位大大回归~   眼熟   dd好看   简祈睁开眼,记忆慢慢回溯,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这一惊非同小可,现在他不是应该陪主人在前厅招待客人吗,他这是……晕过去了?   一旁的医师见简祈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向他这边走过来。   简祈掀开薄毯就要下床,正对上走过来的医师:“先生,主人有没有生气?我……我可以到前厅去吗?”   “简大人,小姐没生气。您还是躺下吧,小姐吩咐了,让您好好休息。”   简祈一下子面色灰败,绝望地跌到床上。   这么大的错,主人怎么会不生气,主人已经气到不允许他前去伺候了吗?   “先生……”简祈的声音有些发颤,“主人……主人有没有说不想再看见我这个**……有没有让我……滚……”   医师显得有些无奈:“没有的,简大人,您先安心休息,您的体检报告已经发给小姐了,她说让您直接回内宅就好,不必操心前面的事。”   简祈沉默着点了点头,盯着缓缓滴落的挂水发呆。   他原本打算生日宴结束,如果主人心情不错,去求个恩典,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多嘴,绝不会再违逆主人的意思劝东劝西。   可现在……他哪里还有脸开口,犯了这么大的错,再加上之前记的账……   简祈握了握拳,闭上了双眸,试图掩去眼底的痛苦。   柳听澜在前厅应酬,自小受的教育,让她在这种场合向来是挑不出错的。   可惜习惯不意味着喜欢,柳听澜维持着微笑,却有些心不在焉。   连她都会时常感觉倦怠,想逃离家族的桎梏,那简祈呢?他是不是更累,更想逃离这个家族,甚至……逃离她?   柳听澜思绪至此,一时间有些心烦意乱。   简祈倒在地上的画面不断在柳听澜脑海中闪现,“可能会失去简祈”这个念头让她很不安,想立刻见到简祈,确保他无事。   好不容易捱到结束,夜已经很深了,柳听澜换下礼服,没等得及卸妆,直奔内宅——医师已经告知了她,简祈挂完水就回去了。   柳听澜走到简祈的房间,没见到人,看了看表,零点已过。   柳听澜有些不悦,自己不是说过让简祈好好休息吗?难道医师没有传达?   进入主屋,屋内灯火通明柳听澜一眼就看见简祈在自己卧房门口跪着。   “零点都过了,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   “主人……下奴犯了大错,还未受罚,奴惶恐,不敢……不配休息。”   “起来吧,罚就免了,这些年辛苦你了,下去休息吧。”   柳听澜自认语气算得上温柔,神情也很温和,谁知简祈像天塌下来了似的向前爬了几步,直直把头往地上撞。   “求主人……别不要下奴,下奴不会再这么没用了……以后也不敢多嘴了……求求主人看在……看在……”   简祈说着,绝望感更加强烈,他竟找不出求主人留下他的理由。   “好了简祈,别胡思乱想,来,起来,今天打你是我不对,给你道歉好嘛,简祈哥哥?”   简祈听得这一句哥哥瞳孔一阵收缩,柳听澜小时候为了简祈允许她去调皮捣蛋,没少撒娇叫哥哥。   简祈一直都明白,尊卑有别,主人一时兴起给他好脸,他也不会忘了自己是什么东西。   “主人折煞下奴了,下奴办事不利,得主人掌嘴是下奴的福气,只盼主人不弃,能重重责罚。”   考虑到简祈的身体状况,柳听澜又好言好语地哄了一番,才把他劝去休息。   第二日。   柳听澜一觉睡到晌午,终于被饿醒起来找吃的。   简祈早就候在了餐厅,伺候柳听澜吃完饭,躬身请示道:   “主人,昨日的礼单下奴已经整理好了,您要过目吗?”   柳听澜虽然不喜欢过生日,但礼物还是爱收的。   简祈捧来了一个小册子,里面是他整理好的各家送的器物。   接着,他又双手奉上一叠文件,这是除了实物外,房契地契公司赠予文书。   柳听澜翻了翻其它家族给的东西,和往年差不多,都是老样子。   唯一引起柳听澜兴趣的是家主,也就是自家姥爷给的礼物。   一众稀罕玩意不必多说,单论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年的礼物多了三个大头,家主将三个家族产业划到了柳听澜名下。   一个游戏公司,一个娱乐公司,还有一个是家族最大情|色场天上人间分店。   姥爷还很贴心的付了一张手写贺卡,说送的都是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外孙女一准喜欢。   被自家姥爷认为喜欢游戏,追星,情|色场的柳听澜有些小尴尬。   收起贺卡,柳听澜又拿起一张房契,还没有翻开,突然看向侍立在一旁的简祈:   “这些东西整理了多久?”   “回您的话,大约七八个小时。”   柳听澜脸色一沉,把房契拍在桌子上:“简祈,今天没事,和你算算账。”   简祈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是,下奴认罚。”   “这么着急认罚,那你说说,错哪了?”   “下奴侍候主人不周,服侍主人上妆惹主人不快,随侍时擅自晕倒,下奴该死。”   柳听澜一直盯着他:“没有了?”   “下……下奴擅作主张,借主人名义向各家回复了致谢函,下奴知错……”   “继续。”   “今早早饭主人吃的不多……下奴做事不合主人心意,求您重罚……”   “还有吗?”   简祈额角已然见了汗:“还有……还有……下奴愚钝,求主人明示,下奴愿加倍受罚。”   “昨天晚上我叫你回房干嘛?”   “主人让下奴回去休息。”简祈说到此处,脸色立时白了白。   “亏你还记得,你休息了吗?”   “下奴休……休息了,谢主人体恤……”   “昨天晚上你回去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整理这些文件暂且算需要七个小时,加上这些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你今天这饭做得挺丰盛啊,应该也花了不少时间,姑且算作一个小时。就算这样,现在也才十一点不到,你告诉我,还剩两个多小时,你休息什么了?!”   简祈闻言立时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柳听澜伸手钳住他的下颚,让简祈看向自己:   “不把我的话当回事是吧?”   “不……不是,下奴昨日挂水时已经休息过了,主人明鉴……”   柳听澜拿出手机,调出简祈的体检报告:“你还以为自己能撑很久吗?一堆小毛病就不提了,精神衰弱是怎么回事了?我虐待你了?”   “没有……主人待下奴很好……是下奴没用……”   柳听澜抬手,一巴掌刚要打下去,咬了咬唇,慢慢放下了手。   “简祈,你跟着我多久了?”   简祈听到这个问题,瞳孔中闪过一丝惊惧。   “回主人的话,下奴九岁认主,已经……十六年了。”   “十六年,身体亏空成这样,真是委屈你了。”   “不,不……主人,您别生气,下奴还没坏,能用的,求求您……”   简祈说着,泪水涌了出来,言语间已带了哭腔:   “主人再用几年吧……下奴什么都能做,怎么用都没关系的……”   “你是没关系,你的身体呢?”   “下奴一条贱命,死不了的……主人随意使用,尽管吩咐便是……”   柳听澜叹了口气,扶起简祈,擦了擦他的泪痕。   “简祈,我是真的关心你,我已经叫季管家找了疗养院,你去住一段时间,什么也不要想,等身体好些了,再回来。”   “主人,您……还要我?”   不可置信的语气,简祈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你刚才也说了,都十六年了,我怎么舍得放你走,好好养病。我向你保证,我身边一定有你的位置。”   简祈眼中又盈满了泪水,缓缓跪倒在地:“谢主人大恩,下奴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柳听澜伸手抱住了简祈:“简祈哥哥,我需要你,你一定要陪我,走很远很远。”   dd   好看   送走简祈,柳听澜打开三个公司的资料整理了一番——得了公司可不是只管着收钱就行,经营盈亏都算在她头上。   大体列了几个方向,柳听澜决定先亲自去考察一番,也没带小奴,自己一个人去了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分前场后场,前场面向所有人开放,场内有职业“服务者”,也有特殊爱好群体,一天三场表演,附带房间,顾客可随时使用。   后场只针对VIP开放,这些人中有世家子弟,有商业巨鳄,也有政界精英,涉及各个领域。   后场服务者是柳家自己训练的奴隶,可以说玩起来几乎没有底线。   后场定期还有奴隶拍卖,柳家调教出来的奴隶一向很受欢迎。   柳听澜打扮成富家女的模样,买票进了前场。   里面有一片区类似酒吧,客人规规矩矩喝酒看表演,虽说有陪酒的,但在场内大家还比较安分,有实在按耐不住的就直接把人带进了房间。   另一片区就该打马赛克了。   里面的客人要么是预算不够开一间房,要么就是爱好特殊,干正事的时候喜欢有人围观。   柳听澜在第一片区点了杯鸡尾酒,看了一场表演,信步来到第二片区。   这里的人分了好几堆,每一堆人中间都是一副活春|宫。   柳听澜选了人最多的一处,驻足观看。   里面是四五个大汉,点了个小男孩做多人运动。   小男孩大概十五六岁的年纪,被摆成跪趴的姿势,两个男人在他口中塞抽|插。   身后还有一个男人往他身后塞番茄,柳听澜目测了一下,这番茄可不小,比一般的玉势还大了几分,恐怕难捱。   男孩白嫩的手掌还被另一个男人握着,替他疏解欲望。   很快,两个番茄被怼了进去 男孩发出痛苦的呻吟,挣扎着吐出口中的异物,求饶道:   “会死的……不要了……”   几个男人正在兴头上,哪会听男孩的求饶。   男孩身后的男人一边淫|笑一边又拿起一个番茄。   柳听澜有些反胃,不想再看下去,刚转身打算离开,耳边却响起一个清冷的声线:   “放开他。”   柳听澜顺着声音看过去,这一眼,惊为天人。   那是一个过分好看的男生,精致的五官美艳得超越了性别。   若不是高挑的身段和突起的喉结,再加上若隐若现的好身材,几乎难以确定他是个男性。   柳听澜见的美人不少,简祈清雅俊逸,她房里的小奴也各个都容貌出众,但在这人面前却都黯然失色。   几个男人互相看了看,显然也被眼前人的外貌惊艳。   其中一个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有些结巴地问道:“你,你是干什么的,我们玩自己的,碍着你了?”   “我是这里管事的,放开他,不要闹出人命。”   “管事的?哥几个常来,没见过你,我看,是新来的小倌吧?”   周围人爆发出一阵大笑,几个男人还想调笑几句,碰上男生的眼神,轻薄的话终是没敢说出口。   男生见他们安静了,才缓缓开口:   “这孩子是缺钱来卖身子的,玩死了麻烦。各位要是想尽兴,可以点我们主家自己调教的奴隶,只要钱给到,几条命,也不是事。”   几个人听了这话,脸上有点挂不住,他们若是有钱,也不至于几个人点一个人,房也开不起。   一个长脸男人一脚踩在男孩头上:   “我们花钱出来耍,你让放人不是扰了我们的兴致吗!这样吧,你要是给我们免了这单,再另给我们找个人来,就放了这小孩!”   男生挑了挑眉,冷笑了一声:“钱,别想少,这孩子,也得留下,否则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dddddddddd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推荐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