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归桥路归路 行管政学导术

2022年03月05日 21:16:37 赚友之家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   ? 《杂文报》5月10日“校园”刊登了游宇明写的《不妨鼓励校长“良心发现”》一文。我认为,既然中国的大学校长是上级任命的,不是选出来的,且大学在办学上无自主性和独立性可言,遵循着衙门一样的运作程序,甚至大学校长本人都很难说有自己人格和尊严的情况下,让大学校长们在大学先来一个体制内的“良心发现”,再过渡到大刀阔斧的“教授治校”,这无异于守株待兔。   我注意到游宇明先生写此文的“过渡性”目的,可是,用凤毛麟角的几个“良心发现”的大学校长去对抗死水潭一般的体制,纵观全国高校,我既没有看到有多少“良心发现”的大学校长,也没有看到什么“良心发现”后的实际效果。别忘了,中国的大学校长是大学里的二把手,真正的一把手是。   ? 而目前中国高校的现状是:无论哪一所大学,从、到校长、副校长,再到各个院系的院长、主任,再到各个处的处长、副处长,不信你去查查,有几个没有教授、副教授职称?哪一个没有博导、硕导的头衔?你说他们是学者还是官员?说高校“去行政化”,可上述这些人等从来都在学术圈里,谁还能说中国的高校没在“教授治校”?深圳一个处长的职位竟有四十多名大学教授争抢,这回知道为什么了吧?考虑到中国的官本位、全社会对权力的崇拜,以及做官的实际利益,高校作为整个中国生态下的一个领域,不可能幸免。   ? 就是真正实现了无行政干预的“布衣教授”们组成的学术委员会,那么以现有体制,评定职称也好,选拔人才也好,引进人才也罢,不还是按照现有的垃圾论文、跑来的项目、堆积的著作,这些量化的“成果”作为标准吗?而即使有了这样的“布衣教授”学术委员会,依旧无法改变高校的学术腐败,人尽其才遥遥无期。   哪怕是真的存在几个“良心发现”的大学校长,在实际操作上也是勉为其难。且不说他们的人数本来就少,就连大名鼎鼎的朱清时校长,自己退休后虽跳出了体制外,可他和他的大学都逃不出教育部的掌心。   中国高等教育的最大弊端就是大学体制中的衙门化倾向导致了教育的侏儒化,官场化导致了中国大学的速朽。大学的衙门化问题已触及到了中国教育的核心问题。所以,要想真正做到“教授治校”,我开出的药方就是:在体制上做出改变,真正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使大学真正剔除行政化,让行政的归行政,学术的归学术。否则,“钱学森之问”永远无解。(刘天放)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推荐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