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却被无情恼(三十九)

2022年03月05日 20:08:54 赚友之家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诶桃子,”又一次修炼结束后, 大家伙儿坐在食堂里吃饭, 吴芳咏咬了口包子,愁眉苦脸地问:“谢迢之前辈安排的那挥刀一千次的作业你做了吗?”   苏甜甜撑着下巴:“还有就是剑道理论归纳总结, 谢前辈明日要抽查的。”   此言一出,宁桃敏锐地察觉到,身旁的少年握筷子的手, 缓缓地顿了顿。   作为天朝中学生, 宁桃握着筷子,鬼使神差地说:“啊,我一个字还没动, 好难啊,做不完了QAQ”   婊在这种地方, 宁桃你没救了!!   话音未落, 常清静突然就不饿了,放下了筷子, 站起身, 行了一礼,眉眼板正:“我吃饱了,桃桃, 你们慢慢吃。”   苏甜甜惊讶:“小牛鼻子?!”   吴芳咏困惑:“诶, 清静干嘛去了?”   桃桃默默喝了口稀饭,十分笃定地说:“偷偷去写作业了吧?”   说完这句,突然也觉得食之无味, 恨不得立刻搁下筷子赶去练武场,   ……   凤陵仙家除了重视练武实践,还重视考核。   桃桃在凤陵仙家学了这几天,很快就迎来了上旬的考校,考核分为理论考核和实践考核。   苏甜甜为这考试急得团团转: “完蛋了,要是考不好,前辈肯定又要责骂我了!”   谢溅雪温柔地拍了拍她脑袋:“无妨,趁这几天时间里抓紧练练,临时抱佛脚也是有些用处的。”   苏甜甜与谢溅雪说话的时候,常清静身形微僵,挥剑的动作愈发一板一眼。汗水几乎快浸湿了他上衣下裳,乌黑的发黏在颊侧。   宁桃觉得有些煎熬,这感觉太像晋江修罗场了,就算是她都有点儿遭不住。   常清静也不知道在和谁生闷气一般,一直挥剑练个不停,宁桃清清楚楚地看到他手臂直打颤,忍不住一把拦住了他。   “常清静,你要不歇一歇吧?”   常清静抬眼看向了她。   一滴汗水顺着他纤长乌黑的眼睫滑落,他浑身湿漉漉的,琉璃似的眼幽深。   宁桃的心猛地漏跳了一拍:“小青椒?”   常清静慢慢收回了视线,“嗯。”   宁桃松了口气,拉着常清静到一边儿坐下。   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劝说他,只好坐着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好在,常清静他这个小直男,虽然自闭了点儿,但还是搭理她的。   常清静眼睫微微一颤,汗涔涔的下颌绷得铁紧,看向了身旁的宁桃。   圆脸的姑娘坐在亭子里,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故作轻松自在地说这些逗乐的话。   她两条腿在半空中踢踏着,星星手链闪闪发光。   很温暖。   这段时间以来的焦躁不安,仿佛被神奇地抚慰了。   常清静犹犹豫豫地开口:“桃桃,谢谢你。”   “啊?”宁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谢我什么?”   常清静却根本没回答她,摇摇头:“没什么。”   宁桃鼓起勇气看向他,她能清楚地闻到少年身上的汗水的味道,白色的单衣紧贴着紧实瘦削的肌肉。   “常清静,等过段时间我们去落梅坡看梅花,去江畔的酒肆喝酒,去芦苇荡里看鹤,好不好!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一个我的朋友!”   常清静一愣,眼前立时浮现出宁桃口中的一幕幕。   他几乎无法控制地被这勾勒出的画面给迷惑了心神,眨了眨眼,“……好……好。”   “啊对了,你能不能继续教教我剑法。”宁桃脸颊发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如果说她前面说的那几句话还有点儿她暗搓搓的私心,但叫常清静教她的剑法的话,的确是出自她的真心。   这段时间的比赛学习,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她是真的想学好功法的!   常清静又是一怔。   宁桃想了想,说,“我不能总是依靠你啊。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   “之前,我有个语文老师,啊,就是私塾的女夫子!她曾经很严肃地告诉我们,女孩子必须要依靠自己,有一技之长,能自己挣钱。这样,长大之后,结婚——”   “也就是成亲。”宁桃说道,“成了亲,才不会被丈夫看不起,被丈夫说‘我养的你,你就是吃白饭’的,才能有自尊,有话语权。”   “我觉得,挣钱和我学功法是一个道理的。”   宁桃发自内心地说,“我不能老依靠你们,我得自己保护自己。”   常清静怔住,看着她的眼神明显不一样了。他错愕地看着她,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人惊讶的陌生的东西。   宁桃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在说什么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可是这种理论他生平罕见。   原来,宁桃竟然是这么想的?   这让常清静他惊讶又微感敬佩的同时,又不可自制地漫出了一片慌乱。   宁桃说道:“而且说实在的,我学功法,说不定就能找到回家的办法。”   “回家”这个议题,其实宁桃平常提的不多。   这话一开口,常清静心口猛地一滞,几乎断然般地冷喝:“不行!!”   宁桃愣了一下,惊讶地看着他,“小青椒?”   一阵冷风吹来,原本已经干了的汗水黏着肌肤,一股寒意直入骨髓,冻得常清静打了个哆嗦,立时无法忍受地站起来。   “不行!!”   他的失态,让常清静自己都感到错愕。   少年胸口起起伏伏,稳定了心绪。   常清静淡若琉璃般的眼,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不行。”   他抿着唇,伸出手,五指虚虚一握,又仿佛碰到了什么灼热的东西,猛地收了回去。   “不行。”常清静死死地盯着她,抿着唇,“桃桃、我们不是朋友吗?”   一辈子的那种,好朋友。   “可是。”宁桃无奈地踢了两下腿,顿了顿,继续说,“如果我回不了家了……也不可能就和小青椒你这么过一辈子。”   “小青椒,你以后说不定也会成亲。没有朋友能一辈子在一起的。”   宁桃闭着眼,一咬牙,豁出去了,“而且!你看我吧!长得也没那么好看!又和这个世界的人不大一样,我也不想成亲!”   “我要有自保的能力了,我就到处去看看!去用脚丈量这片土地,这片山河!肯定活得比成亲要快活!”   就算刚升上高一,宁桃也不相信这世上的男人。   女孩儿大多早熟,尤其是生活在那么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看多了社会新闻,宁桃也不愿结婚,或者说那么早结婚生子。她羡慕学校里那些情侣们纯洁的校园恋爱,和她不憧憬婚姻没有冲突。   常清静看着宁桃。   宁桃低着头没有看他。   她脖颈半弯,白皙,乌黑的发髻扫过她的脖子。   这仿佛又是一击,重重地落在了他心上,常清静他怔愣在原地。   “不行,”常清静喉口一滞,“桃桃……”   他思绪很乱,几乎比看到苏甜甜与谢溅雪接触时还要乱。与可能会失去这个朋友相比,刹那间,谢溅雪与苏甜甜,几乎成了过眼云烟。   浅薄得不值一提。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能抿着唇,眉头几乎快夹死了苍蝇,缄默不语。   只要一想到她会走,心上像是有一只手掐着,喘不上气来。   看着这近在咫尺的宁桃,汗水打湿了少年的乌发,常清静嘴唇干裂,猛然地,狼狈地意识到。   桃桃是会走的,朋友也终将分别。   可能像她突然从天而降一样,哪天,她也可能会突然离开,离开地悄无声息。   宁桃抬起头,看着常清静,拍拍身旁的空位,提醒他坐下。   常清静缓缓地坐了下去。   “我教你再唱一首歌吧。”宁桃张张嘴,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唱。   “怎能忘记旧日朋友 心中能不欢笑   旧日朋友岂能相忘友谊地久天长”   暮风缓缓,舒缓,平静的曲调,恍若娓娓道来般在暮风中荡开。   “我们曾经终日游荡在故乡的青山上   我们也曾历尽苦辛到处奔波流浪   ……   让我们亲密挽着手   情谊永不相忘   让我们来举杯畅饮   友谊地久天长   友谊万岁 朋友情谊   万岁举杯痛饮   同声歌唱友谊万岁   友谊地久天长”   ……   “就算我们哪天真的分别了,”宁桃眉眼很认真,“你还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给常清静唱完这首经典的苏格兰民谣之后,回到屋里,宁桃猛地从床上一跃而起!   她一定是猪吧!!   宁桃悔得肠子都青了,自己给自己盖章是朋友啥的!   ……   然而,常清静回去之后,却没有睡好。   这一觉紧皱着眉,睡得不是很安稳。   来到凤陵仙家的这几天他一直都没睡好,饶是死不承认自己喜欢苏甜甜,苏甜甜和谢溅雪也一直在他脑子里打转。   原来,苏甜甜有个青梅竹马,名叫谢溅雪。   他甚至想质问她,为什么,为什么有了谢溅雪还来接近他。   这么一想,太阳穴又开始跳了。   捂着脑袋,心里好像有个声音在不断质问,它在嬉笑,嘲弄地问。   “嫉妒吗?这几天你肯定嫉妒得发疯了吧?”   “不是说不喜欢那只狐狸吗?现在又算什么?终于露出了你虚伪的面目了?”   “你究竟在贪恋什么,在想什么。”   那嗓音在尖锐地笑:“你根本不是她眼中的唯一,她只是在骗你在骗你而已。”   “从小到大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炙热的,滚烫的,只属于你一人的爱意。”   “在你舅舅舅母离世之前,你不是还嫉妒过你表哥表妹吗?”   “要是有人知道你的真面目,一定会被你吓跑的吧,”那声音尖利地笑道,“真可怕啊,那么扭曲的感情。”   常清静颊侧肌肉抽动了一下,几乎狼狈地扭过了头,额间那粒朱砂又开始隐隐发烫了,烫得他心惊。   他知道,这是心魔。   自从他被妖怪附身之后,这残存的邪念总一直纠缠着他,在最不经意之间出现,嘲弄。   闭上眼,汗水顺着额头,一直滑落到了脖颈前。   乌墨的发紧紧黏连着苍白的的肌肤。   喉结滚了滚,最终深深地没入了衣襟内。   就在刚刚,他梦到了宁桃。   梦到了他们这一路走来的那一幕幕。   梦到他刚刚杀了一只妖,剑尖在往下滴着血。在离开吴府后,他们转道去江南的路上,碰上了个村庄。那村庄一十三口人全被妖精杀了。当时他一言不发,提着剑就冲到了妖怪老巢,将里面的妖怪杀了个干干净净,连眼神稚嫩懵懂的小妖都没放过。   等他提着剑转过身来的时候,正好撞上了宁桃呆呆的目光。   她可能是吓到了。   他身上这股戾气像翻腾的云雾一样,萦绕在周身。他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有些慌乱,想走上前,却又刹住了脚步。   没想到宁桃一咬牙,突然提着袖子冲上来。   他僵硬着想往后退。她一把拽住了他胳膊,踮起脚尖,伸着袖子帮他擦干净了脸上的血。   也就从那时候起,宁桃这才真正地走入了他的内心。   眼前一花,常清静又看到了宁桃站在水稻稻田里,裤脚挽得很高。她和小虎子小柱子他们正忙着在稻田里捉泥鳅和小鱼。   他提着食盒走在田埂上给宁桃他们送饭。   宁桃怕泥鳅这种滑溜溜的,长长的,长得像蛇一样的东西。却还是咽着口水,捧起了一条肥泥鳅,开心地朝他拼命挥手。   “小青椒,你看!!”   正值晌午,这个时候田间地头,有不少妈妈子提着食盒给自家人送饭。   那一瞬间,常清静脑子里竟然冒出个诡异的念头。他就好像是宁桃的……妻子?   这念头甫一生出,常清静立刻慌乱地把它捺了下去。   桃桃是他的朋友。   而且,他怎么会冒出这么荒谬的念头!   常清静心口狂跳,攥着食盒,脸色泛青。   就算有这种念头,他应该也是、也是丈夫才对。   他忍不住看向宁桃。   红彤彤的,金色的太阳光芒落在她眼里,将少女的眼睛几乎浸染成了蜂糖般的颜色,她笑起来时,又像山间的野果一样又清又甜。那张清秀的脸庞,闪动着青春的,蓬勃的活力。   比任何一个姑娘都好看。   常清静曾经以为,他能和宁桃一直这么走下去,一起经历很多很多冒险,是这个世界上,永远不分离的,最好的朋友和同伴。   他在蜀山待久了,性格寡淡无趣。宁桃她如同一道光,贯穿了他寡淡无趣的人生,他不自觉地移开眼,去追逐这抹亮色。   可苏甜甜不一样,苏甜甜她突然出现,打乱了他的节奏,打乱了他的秩序。   最重要的是,在她身上,他好像看到了他一直渴求,却又始终接触不到的——爱意。   曾经,曾经他也有这份爱意的。   那时候他们一家和睦,母亲温柔知书达理,父亲温文尔雅,体贴顾家,父母相敬如宾,鹣鲽情深。   直到,爹娘先后离世,他就成了没人要的野孩子。   后来舅舅舅母将他带回了家里。但他知道,不论他表现得多么认真多么刻苦,舅舅与舅母还是更偏爱表哥表妹。   他站在廊下,静静地看着他们一家在放风筝,舅母几乎笑弯了腰,舅舅哈哈大笑,抱着小表妹转了一圈又一圈。   后来舅舅看到了廊下的他,朝他招了招手。   毕竟不是亲生的儿子,又兼之他父母离世后,性格孤僻,舅舅平日里就算有心,说话的时候也难免尴尬和沉默,与他说不了几句话。   他大部分都是问他课业,又夸他做得好。   常清静默默低下头,狼狈地掐紧了掌心。   天知道,他有多渴求那只风筝,多渴求也能有人手把手,就像曾经的爹娘一样带他放风筝。   他并非舅舅舅母亲生,只能用耀眼的成绩来弥补,来悄悄争夺他在舅舅舅母心中的地位。   每次听到夫子的夸赞,舅舅总是很开心,拉着他问他想要什么。   于是,他床头便多了一只风筝。   只是没有人同他放,他也不敢放,不敢贪玩,不敢放纵,生怕课业落了下来,舅舅会失望。   可是谁能想到,就连这份爱意也被夺走了。   他去了蜀山,被掌教收为弟子,又不自觉地贪恋师尊的那一份爱意和温暖。   可是张浩清门下弟子众多,想要在其中出类拔萃,博得师尊欢心,唯有加倍的努力。   身为掌教亲传的关门弟子,执剑小师叔,他的一举一动,言行都得端正,以身作则。   就像一棵小树,被铁丝捆着,一直端端正正地按照长辈希冀的方向长大。其实,在内心深处,他其实也像莽撞的愣头青一样,憧憬着叛逆,这念头只隐藏在心里,稍有浮现,就被他迅速压了下去。   不管有意无意,他都在不由自主地关注苏甜甜,或为了愧疚,或为了她身上随心所欲的自由。   这关注一开始无关乎情爱,直到,苏甜甜不依不饶地将他拉入了泥潭。   起初,他觉得这爱十分浅薄,甚至觉得烦躁苦恼,直到那三家弟子促狭地说出:“苏姑娘背了你一路!”   “我们让她歇歇她都不肯。”   她的手上满是纵横的血痕,却依然落落大方地,昂起头,笑着说,“因为,我喜欢小牛鼻子啊!”   在梦中,常清静迷迷糊糊中感知到了那温暖的身躯。   她跌跌撞撞地背着他,摔倒了就再爬起来。   他想叫她别哭了。   那是他第一次为这坚韧所震撼。心脏在胸膛里疯狂跳动,他如同渴慕阳光的树苗,被这坚韧的阳光灼伤了。   他的目光,再也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梦里,常清静几乎又回到那山洞里。   苏甜甜跌跌撞撞地背着他,她身形单薄,压不住他身上的重量,如同被压弯的稻禾,她嚎啕大哭,“小牛鼻子。”   常清静费力地想要挣扎,在梦里不必拘泥那些规矩礼节,这是他第一次秉承内心的真是想法,他努力伸出手,想要替她揩去颊侧的湿发。   “别、别哭了。”常清静动了动唇。   手臂却重若千钧。   苏甜甜擦了把眼泪,又颤巍巍地想要站起来。   这时候,常清静蓦然察觉到自己能动了,他面色一变,立刻站起来。   抬眼,对上了苏甜甜灰扑扑的狼狈的脸。   苏甜甜:“小牛鼻子?”   梦里是不必拘泥那些的,梦里,他无需掩藏自己真实的想法。   常清静指尖微微一动,闭上眼,努力不再去想谢溅雪,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他口干舌燥,心中忐忑不安,在苏甜甜惊愕的视线中,将她拥入了怀中!   少年冰冷的面庞微微动容,他们在废墟中相拥,仿佛天地也开始旋转了。   心魔梦境是不会骗人的。   他喜欢上了苏甜甜,喜欢上了那个背着他踉踉跄跄的少女,喜欢上了这份唯一的,如同天光散落下来般的爱意。   可是,突然间,常清静又想到了谢溅雪。   想到了两人撑着伞行走在大雨中。   少年皱紧了眉,压抑住内心的戾气,张了张嘴,忐忑又郑重,几乎迫切地般说,“甜甜,我,我喜——”   话卡在了嗓子眼里。   常清静微微睁大了眼,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儿。在苏甜甜身后,他突然看到了宁桃。   宁桃站在洞口,朝他用力挥挥手,身上穿着那身蓝白色的古怪的衣服,背上背着大大的书包,踩在地上。   “小青椒,我回家啦!!”   桃桃!!   恍若天灵盖被人重重敲了一下,常清静如遭雷击。   就在这时,他好像从那纷乱的情爱中,终于挣脱出来,终于,又真正地,重新看到了自己这个朋友。   她一直隐藏在苏甜甜的身影下,如今漫天的阳光都洒落在她身上,她亮的惊人,却义无反顾地投向了那片光,化为了光。   常清静从床上坐起来,坐得端端正正的,乌发难得凌乱地垂在腰后。   看着窗外的天光,兀自出神。   ……   到了考试的日子,一众凤陵仙家的弟子,全都忐忑不安地站在门前,表情之沉重宛如就义。   宁桃是排第18个,算是他们这一伙人中第一个。   眼看着从屋子里出来的凤陵弟子们,个个面色灰败,脚步虚浮,羞愤得几欲撞墙,常清静和宁桃几个小伙伴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我先进去了!”   “咕咚”咽了口唾沫,顶着吴芳咏、苏甜甜、常清静的视线,宁桃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面前这一扇厚重的殿门。   吴芳咏死死地盯着门,“早死早超生,早死早超生,怎么还不到我?”   片刻之后,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   宁桃从殿内走了出来。   “诶诶诶!”苏甜甜瞪圆了眼,“桃桃,你怎么出来了?”   常清静也呆了,茫然地看向了宁桃。   殿里传来叫号的动静:“19号!”   宁桃兴高采烈地笑道:“我考完啦!”   本来看大家的反应还以为很难的,没想到完全不难嘛。   常清静猛然回神,神情有些复杂地看了宁桃一眼。   宁桃眨眨眼:“呃……加油!”   常清静:……嗯。   第二场考试,考得是理论。   教室里,金桂芝师姐温柔地微笑,“请诸位坐好了,考试马上要开始了,若是查到有作弊的,严惩不贷。”   吴芳咏就坐在宁桃前面,闻言扭了半个身子,悄悄地说,“我听说这次考试是谢前辈出的题。”   金桂芝师姐目光一瞥:“吴芳咏?”   吴小少爷立马做得板正:“有!”   宁桃也有点儿紧张,试卷发下来,先是拿起来粗略地扫了一遍,这一看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好像也不是很难,至少对于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天朝学生来说是这样的没错。   桃桃立刻信心大增,推了推眼镜,宁桃抓起笔,埋头奋笔疾书。   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了“沙沙”作响的动静。   正在埋头苦写的宁桃,却浑然不知常清静时不时抬眼,看她的迟疑的复杂的眼神。   蜀山的执剑小师叔其实是个理论苦手,再加之这几天一直都没睡好。   总忍不住盯着宁桃,沉默地看她。   这眼神之诡异,如芒在背,让桃桃终于察觉出来了点儿不对劲,浑身上下汗毛直竖。   桃桃写了有多久?大概两炷香的功夫?写得好快。   常清静收回复杂的眼神,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这左空一块儿,右空一块儿的试卷,又悄悄用余光看了一眼宁桃的试卷,呆住了。   都、都写满了?!!   少年立刻石化,僵硬地维持着一副豆豆眼的姿势顿在了座位上   ━━∑( ̄□ ̄*|━━   那冷硬的,少年老成的小师叔的气势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15 19:37:08~2020-07-16 18:56: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蛋炒饭 6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蛋炒饭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冬致夏陌 4个;一个荔枝 3个;伏羲一画开天地、再玩射手我就是292、想起的名字会被和谐、文子吃独食、暴躁仙女、喵喵、萤草西夕、客厅卡丽熙、指光Ω微凉°、柚子粥、抱朴、晚来秋、霜皮月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風綾 106瓶;想恰火锅喝奶茶 61瓶;pann! 35瓶;你不知道我是谁、蜗蜗抱不动、mua 30瓶;喏华、ting、酒心巧克力 20瓶;是小肉球啊 12瓶;归心、胡涂、青梅嗅、芽、没头脑、AF、卷耳、年糕 10瓶;彩虹缤纷糖 9瓶;双魔 8瓶;QT3.14 6瓶;Clement、西瓜yq、万里蹀躞、是许社不是许杜、伱倽傻的,硪芯仝、小栗子、还你琴歌、巨木 5瓶;万瑶瑶、昵称很难想 3瓶;莉、容蕤、我就是小可爱啊、三岬、Vv.、斗战胜佛的猴子猴孙 2瓶;大仙呦、星火微光、叶喵喵、朝朝朝、苏苏苏晓瑜、想得美、苏虞、123456、36578662、我在外漂泊、念兹在兹、一颗菜、我的小鱼干呢、百叶窗、SUYI.、33703141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红甘泉小说网:www.hgq26.com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推荐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