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酒吞童子的电影(电影大江山酒吞童子)

2022年03月05日 18:49:44 赚友之家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从平安时代末期开始,有趣的妖怪形象出现在日本绘画中,经由葛饰北斋、歌川国芳等浮世绘大师的描绘,逐渐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7月底至8月31日,“生生·浮世之光:YOKAI OF JAPAN”艺术展在北京798艺术工厂举办,这是目前国内首个以日本独特“妖怪文化”为主题呈现的展览,展览呈现了百余件日本浮世绘作品,也制作了多件日本妖怪的装置。从“妖怪的诞生”,到“百鬼夜行异境”,将人们带入遥远的神秘世界,并以浮世绘作品梳理日本近400年来妖怪文化的发展史。   日本是一个多宗教信仰的。主要有神道教 、佛教、 基督教三个大宗教及许多小宗教。其中神道教是日本的国教。所谓神道即是神明之道,是一种传统宗教,相信万物有灵,属精灵崇拜。这种信仰令平安时代及更早时期的日本广大民众相信自己生活在一个“百鬼夜行”的神秘世界:人类和妖怪所居住的地方是重叠的,人类是在昼间活动,妖怪则在夜间出没。每当夜幕降临,很多形态各异的妖怪就一同出现在街上游行。这种夜间妖怪如列队一般上街游行的情形,被称作百鬼夜行。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生生·浮世之光:YOKAI OF JAPAN”主办方介绍,日本妖怪进入绘画领域始于从平安时代末期。那时与妖怪沾边的绘卷作品屈指可数,内容主要描绘妖怪从出现到被降服的过程,降服妖怪的神才是绘卷主角。到室町时代,因“百鬼夜行”绘卷盛行,诞生出相传由土佐光信绘制的“影响了日本妖怪绘画”的经典绘卷物——《百鬼夜行绘卷(大德寺真珠庵版本)》,以付丧神为主的妖怪们组队出行,声势浩大一同游街,妖怪的面目逐渐清晰。到江户时代,妖怪们才被一个个独立出来,以浮世绘的形式介绍给大众。妖怪作为民间超高人气的角色,自然不缺名家对它们的绘制,经过代代绘师的努力,妖怪画不仅风靡于世,更成为浮世绘中独特的风景线。   由此,一些有趣的妖怪形象和故事随着“百鬼夜行”的题材为大众所知玉藻前、天狗、酒吞童子、茨木童子、清姬、猫妖、金太郎……此次展览中,这些妖怪通过葛饰北斋、歌川国芳、月冈芳年、河锅晓斋、丰原国周、歌川芳艳、歌川芳虎、杨洲周延等浮世绘大师的演绎,被生动地呈现。   “日本妖怪的诞生”和“平安妖事”   展览的第一部分讲述“日本妖怪的诞生”。日本妖怪的起源可追溯至绳文时代(约5.500年~4500年前)。那时的人们与自然的关联密切,许多无法解释的事件在他们心中经过恐怖情绪的发酵,成为了口口相传的“妖怪或神”。那是一个神与妖怪一体两面的年代,对人有益的成为了神,对人有害的成为了妖怪。飞鸟时代(592年~710年),日本从中国大规模引入汉字,并将汉字作为标音符号来表达日本语,终于有了原生记录文本。奈良时代(710年~794年)初期,由天武天皇下令编撰的《日本书纪》中,有了天照大神、八岐大蛇、土蜘蛛等神与妖怪的传说。   第一展区 复原了“土蜘蛛”妖怪的造型   在超自然的“妖怪”概念中,实际上体现了人类还未能解释的超自然属性存在。在日本文化中,对“神明”的崇拜十分虔诚,在历史中,日本民众对都笃信“八百万神明”的传说,无论是日常生活、农业劳作、或是日常生活,都相信“神明”的存在。   在日本的神话体系中,“神明”亦是日本人的先祖,诞生于高天原的伊邪那岐与伊邪那美以“天之玉柱”位中心,重复着相遇交合而诞生万物,而至后世,人与天神的交融十分紧密,因而催生了日本民众对于“妖怪文化”的热爱,“妖怪”的形象往往说到英雄式的刻画,成为英雄传说。   这一时期的妖怪还比较朴素,在展览现场,一幅丰原国周的作品以歌舞伎的“土蜘蛛”为题材,描绘土蜘蛛在源赖光公馆引发骚动的故事。在古代日本,没有向王权、天皇恭顺的蛮族被称为“土蜘蛛”或“国栖”,这些称呼都是对在荒山野外过原始生活人的轻蔑称呼。随着时代变迁,土蜘蛛被故事戏曲编撰成了来自异界的妖怪,描述为体形异常巨大的蜘蛛。它们经常在山中出没、性格凶残,常将见到的人用蛛丝绑住,带回山洞住所里食用。关于土蜘蛛的传说中,最著名的便是源赖光率四天王斩杀土蜘蛛的故事。   浮世绘中的“土蜘蛛”   文化有千丝万缕的关联,现场展出的一幅名为《西游记孙悟空》的作品是一本小说的封面,描绘了“悟空吹毛变化出无数分身”的场景。孙悟空在日本是通过中国明代古典小说《西游记》的传入而广泛受到欢迎的角色。《西游记》大约在江户时代传入日本,粗略来看至少有四种版本以上。   《西游记孙悟空》   平安时代(794年~1192年)很不平安,天灾人祸不断,社会贫富差距极大,在各方诉求与民间低气压心理下,“妖怪作祟”成了这个世界越发黑暗的理由,妖怪们被定义为与人同处于一个空间的存在。人们生活得小心翼翼,唯恐触犯某种禁忌招致鬼神报复。为了对抗这些妖怪,平安时代不仅诞生出一支“官方”除妖队伍—阴阳师,还从中国引进了捉鬼大师“钟馗”。这样的氛围为当时许多文学创作提供了想象力与素材,比如《源氏物语》《今昔物语集》《日本灵异记》等。以此为背景,平安时代被称作日本妖怪文化的繁荣发展期。“天狗”“怨灵”“清姬”等是平安时代妖怪中最广为人知的存在。   清姬的故事中,清姬对长相俊美的僧人安珍一见钟情,展开猛烈追求。安珍撒谎遁走,清姬穷追不舍,追着追着追出了蛇身。在道成寺两人终于相遇,安珍躲进大钟,清姬缠住大钟,执着的爱火熊熊燃烧,两人都烧成了灰烬。后来,“安珍清姬传说”作为题材在能剧、歌舞伎、人形净琉璃剧等舞台中传播演绎。清姬偏执极端的形象也被众多绘师描绘记录。   《安珍清姬的故事》中的清姬形象   《安珍清姬的故事》中的武士形象   日本浮世绘中的天狗形象:天狗是日本最著名的妖怪之一,其形象大多是身材高大、红脸和大长鼻子,穿着修验僧服、高齿木屐,手持羽扇和宝槌,一般住在大山里,是拥有强大力量的妖怪。   《橘春狐葛葉》是讲述白狐葛叶故事的歌舞伎役者绘。葛叶是日本传说中一只幻化人形的女狐的名字,也被称为葛之叶狐、信太妻、信田妻。村上天皇的时代,河内国的石川恶右卫门的妻病重,其兄芦屋道满为其算命,得知其只要吃了和泉国和泉郡的信太之森中生活的野狐的肝脏即可治愈,石川恶右卫门遂派人猎狐。出身摄津国东生郡的安倍野地区的安倍保名在信太森林参拜之时为了救下被猎人追捕的白狐而受伤,这时出现了一位自称葛叶的女子,为其包扎,并送保名回家。葛叶和保名日久生情,最后结婚,并生下儿子童子丸。童子丸即是后来日本著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   《橘春狐葛葉》浮世绘局部   “名妖出没”的镰仓、室町时代   镰仓时代(1185年~1333年)的日本逐渐恢复与中国宋代的文化交流。受宋代新佛教的影响,宗教性的绘卷有了新的内容与技法,诞生出有社会背景、故事情节的彩色绘卷、白描绘卷,最终形成流行于民间且有着本土审美趣味的“绘卷物”。   进入室町时代(1333年~1573年)受禅宗思想、宋元文化等影响,多种艺术形式并行发展,文化渗透入社会各阶层,有了审美和类型的   转变,催生出特有的“庶民文化”。这一时期,也是日本妖怪文化发展的重点时期,妖怪们有了大规模脱离于文本详尽描述方式的绘卷与绘本记载。妖怪有了类似人的姿态、情感和诉求,与人的距离也更近了。被誉为“影响了日本妖怪绘画”的经典绘卷物《百鬼夜行绘卷(大德寺真珠庵版本)》,相传是由幕府将军足利义上客卿土佐光信受命绘制。在《百鬼夜行绘卷》中,妖怪们被赋予“人性”,有了更多人的样貌特征,对后世妖怪形象绘制产生极大影响。因此,土佐光信也被称作日本妖怪画的开山祖师。随着御伽草子的出现,或多或少弱化了妖怪在人们心中的恐惧,妖怪的娱乐性加速增长。“酒吞童子”、“茨木童子”、“玉藻前”、“金太郎”等著名角色相继登场。   金太郎:庇佑小朋友健康成长的人物,天生力大无穷   金太郎:庇佑小朋友健康成长的人物,天生力大无穷   月冈芳年的《地狱太夫》   这一时期还出现了著名的狐女玉藻前。她最初的名字是藻女,为武士坂部夫妇收养,渐出落为美女。18岁时被钦点入宫,成为鸟羽上皇的女官,很快就得到赐名玉藻前。由于其的美貌和博识深得鸟羽上皇的宠爱,成为宫中最受宠的妃子,不久之后,上皇突得重病卧床不起,天皇家的御医却无法杳明病因,后由阳阳师安倍泰成判明是玉藻前作怪,这位宠妃根本不是什么美女,而是一只白面金毛九尾狐。   狐女玉藻前   歌川广重作品集《名所江戸百景》,广重结合传说,幻想出每年除夕之夜狐群聚集点燃狐火占卜丰收的场面。画中森林虽然被黑暗包围,但依然露出簇簇新绿。   《大江山酒吞退治》是江户末期浮世绘师歌川芳艳创作于安政5年的浮世绘三联画作品,描绘了传说“源赖光击杀妖怪酒吞童子”的名场面。酒吞童子是日本人气极高的妖怪,其形象首次出场被认为是在室町时代末期作品《大江山绘词》中,后陆续出现在各类御伽草子、浮世绘中以反派的鱼色得以传播。“击杀酒吞童子”的名场面曾被腾川春亭、歌川国芳、月冈芳年丰原国周等多位浮世绘大师描绘,在芳艳的版本中,采用传统浮世绘相对平面的构图模式,画面色彩浓烈,将酒吞童子褪去人形、面目狰狞的状态描绘得入木三分,更增加了“对抗”形式。   《大江山酒吞退治》局部   现场装置再现了酒吞退治(酒吞童子)   葛饰北斋、歌川国芳的浮世妖怪   展览的第四个部分呈现的是江户时期著名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歌川国芳、月冈芳年、河锅晓斋的浮世绘作品,呈现最精彩的江户妖怪图景。妖怪的形象与个性,也经由这一时代各位画师的想象与创作,正式从语言、文字走入画卷,有了更具体的模样。   在江户时代,人们相信一个人的怨念会在他死后得到延续,人们认为那些报复心或妒忌心重的灵魂通常会以毒蛇的形式重新回到世间。《百物语》绘制于天保2~3年间(1831~1832年),是出版商鹤屋喜右卫门因当时社会怪谈热潮不断,邀请葛饰北斋以“百物语”为主题创作的妖怪浮世绘。据说最初的版本是多达100幅的作品套装。但如今被确认的仅有《书岩さh(阿岩)》《皿屋敷(皿屋敷)》、《笑飞はhに也(笑般若)》、《しう扫h(执念)》、《小は龙二(小幡次)》五幅。这些作品里的妖怪都来自人们熟悉的怪谈故事,无论是被丈夫毒杀的阿岩,还是手持小孩头长著弯角和獠牙的笑般若,都有着既惊悚又滑稽的状态,而从它们的眼神中,甚至还透露出丝丝悲哀。   《百物语之次》中,次曾是位歌舞伎演员,由于性格愚笨演技平平很难获得好角色。一直想要出人头地的次在师父的帮助下,用钱贿赂了剧场,终于得到了一个幽灵角色。他将这次表演看做人生最后的机会,不惜直面死人的脸来认真钻研幽灵角色经过不懈努力,次扮演的幽灵终于得到了好评,被称作“幽灵次”,并收获了人气。   次有个叫大冢的妻子,但冢对愚笨的次非常讨厌,背地里一直和打鼓的安达左九郎私通。左九郎见次越来越红,逐渐起了杀心某次次去奥州安积郡(现在福岛县)旅游演出,同行的左九郎以激请他钓鱼为由,将次骗到荒野推入沼泽淹死。完事后,左九郎兴高采烈回到家中。但两人并没有过上幸福的生活,变成幽灵的次每天夜里都出现在他们床头,幽灵次采用了各种方式惊吓他们,最终将左九郎逼得发狂而亡,大冢也死于非命。   次   笑般若是江户时代的浮世绘中描画的长野县传说中的妖怪。据说是因女人的强烈的妒忌怨念形成的恶灵,般若住在深山中,每到半夜就去吃人。是一种专门抢夺小孩的女鬼,她会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笑声。   笑般若   阿岩的故事讲述美人阿岩为丈夫伊右卫门生子后身体变得虚弱,身材与容貌都开始走样。此时,伊右卫门遇到了一位有钱人家的大小姐阿梅,本就对阿岩心生厌恶的他起了抛弃妻子的想法。在屡次提出离婚被拒后,伊右卫门起了杀心,将阿岩平日服用的补药换成了毒药。毫不知情的阿岩吃下毒药后,脸开始溃烂,模样变得十分恐怖,在悲伤与痛苦中愤恨死去。死后的阿岩变成怨灵,前往伊右卫门和阿梅的新家,开始了她的报复计划,最终使伊右卫门家破人亡。据说,阿岩是实际存在的人物,现在在东京新宿区的四谷於岩稻荷田宫神社便是祭拜阿岩的神社之一。   阿岩   浮世绘大师月冈芳年是江户末期明治初期著名浮世绘画家,被称为“最后的浮世绘师”。芳年作品以武者绘为首,也有众多历史绘、美人绘、役者绘、风俗画等题材作品,但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还是无惨绘,因无惨绘多以血腥残酷的杀戮场面为主,芳年亦有“血染的芳年”这一称号。   芳年发表了以日本和中国离奇故事为题材的浮世绘作品集《和汉百物语》,绘制了包括清姬、河童、天狗、土蜘蛛、狸猫、姑获鸟、酒吞童子等二十六幅妖怪绘作。明治13年(1880年),芳年出版以怪异话题为题材的作品集《和汉奇谈鉴》,广受好评,“妖怪”俨然成为芳年作品中的独特符号。   百物语是日本传统的怪谈聚会习俗,起源不明,在江户时代兴起。百物语游戏多半发生在夏天的夜晚,人们聚在暗室点燃一百支蜡烛后开始依次讲述妖怪故事,讲完一个故事吹灭一支蜡烛,传说吹灭最后一支蜡烛将有妖怪出现。民间在举行百物语聚会的同时,许多以百物语为主题的怪谈书籍、绘画作品也受到了百姓的追捧。   月冈芳年《和汉百物语》 清姬   月冈芳年《和汉百物语》不破作伴   月冈芳年《和汉百物语》小野川喜三郎   月冈芳年《和汉百物语》顿欲婆婆   歌川国芳是江户时代末期浮世绘代表人物之一,以武士绘闻名,除了武士绘,国芳还以爱猫画猫闻名,不仅在作坊里到处养猫,还绘制出多部以猫为首,将鱼、狸等动物拟人化的讽刺作品。   歌川国芳浮世绘作品   歌川国芳浮世绘作品   “生生·浮世之光:YOKAI OF JAPAN”艺术展将持续至8月31日。   责任编辑:钱雪儿   校对:张艳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推荐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