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上“战场”,他们为何不吃早饭?

2022年03月04日 17:28:27 赚友之家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18日清晨,武汉市江夏区联投广场,第二批江苏援湖北医疗队住地。天刚蒙蒙亮,大多数人还在香甜的睡梦中,这里的每个房间里都已忙碌起来,医疗队员们开始准备新一天的工作。

  6点多,记者敲开常州市第四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病房主管护师袁涛的房门。她正忙着洗漱。这段时间,护目镜和眼镜已经将她的鼻梁勒出一道血痕。“压得难受,疼。”袁涛面对镜子贴上鼻贴,“哪有时间梳妆,洗一把脸就走。”

  虽然起得很早,但很多医护人员都选择不吃早饭。一小块巧克力或一块饼干,就是整个上午的能量来源。有队员说:“我们甚至从昨天晚8点开始就不吃东西,虽然有时候饿得难受,但忍忍就过去了。”

  不吃早饭,不是因为没有。最主要的考虑,是为了节约时间和物资。“吃早饭容易上厕所,每去一次洗手间,防护服是必须更换的,现在防护服还是很金贵,舍不得。”张家港市中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朱亚军说,医护人员穿防护服作业期间(一般是连续工作4小时),一口水都不敢喝,“尿不湿”几乎成了标配,甚至男医生也会用“姨妈巾”。

  “一组齐了没有?”“二组齐了没有?”7点整,召集人在住地一楼大厅准时点名。集结完毕,江苏医疗队队员们排成纵队,向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行进。他们来自江苏的各个市县,此前并不相识,经过这段时间,已成无话不说的亲密战友。

  出门左转,沿着古驿北路边走边聊,医护人员互相交流各人所在病区情况。最近几天,传来的几乎都是好消息:“呼8病区基本每天出院一到两人。”“患者情绪稳定,看到医生会笑着说早上好。”“昨晚跟后方透析室连线讨论病例,方案基本出来了。”……

  说话间,古驿北路到了尽头,左转直行200米,就是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晨曦中,医院门头上红色的“十”字熠熠生辉。在进入病区的玻璃门前,他们向记者挥手暂别:“你们的防护不够,不能进来。”接下来,他们会迅速穿上防护服,进入阵地连续奋战四五个小时。人人如此,天天如此。

  朝阳初升。武汉,又迎来一个大晴天。

  新华报业赴武汉采访组记者

  王世停 王 拓 王子杰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推荐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