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在灵异世界

2022年03月04日 12:47:31 赚友之家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马小玲立刻找到毛忧的家中,询问翡翠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毛忧很是坦**地承认还阳禁咒就在自己的手中。

  “你跟我说过,你希望找到一个你最爱的人,然后跟他结婚生子,快快乐乐地活下去,但是我想,我只做到了前面的一半。”毛忧回忆起往事,“后面那一半我永远都做不到。”

  在很多年前,她和马小玲有着约定,不能够成为南毛北马继承人的人,要替另一个人去完成她的梦想。

  “你还有机会。”

  “漂亮吗?”毛忧拿起放在一边的礼盒,从中拿出了一个钻石戒指,问,“这戒指Mars早就买好了,用来向我求婚的,是我在他的遗物里面找到的。”

  “毛忧,你已经错过一次了。”马小玲再次将话题转回还阳禁咒上。

  “我没有错,我已经忍受过一次失去我最爱的人,一次,两次,如果你当我是你的姐妹的话,就不要阻止我。”毛忧道。

  “你现在想让Mars还阳,有没有想过会害了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长命百岁的人可能是前生积下很多福德,也可能是要他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受苦,而英年早逝的人,可能是前世欠人一笔孽债,有因就有果,你硬要逆天而行,有没有想过他下一世会怎么样?还有今生呢,他的下场可能会更悲惨,留住一个应该消失的人,根本就是一个悲剧。”马小玲振振有词地说。

  “你别跟我说这些大道理,道理都是用来安慰弱者和失败者的。”毛忧一点也没被说服,“不说其他人,就说叶易和翡翠,要是翡翠有一天因为意外死了,你觉得叶易会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自己吗?恐怕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他都要留住翡翠,什么因果,什么逆天,什么下一世,什么今生,叶易会在乎这些,他不在乎,因为他很强大。”

  这话说得马小玲一阵沉默不语,叶易是什么人,她算是有些了解,世俗的这些道德规则根本就约束不了他。

  要是真有那么一天,马小玲相信,叶易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救回翡翠,就像他当年不顾人间存亡,孤身抱着垂死的琥珀离开一样。

  马小玲抱着双臂转身离开,不过她自然没有真的走,而是在暗中观察着毛忧的一举一动。

  她很了解毛忧的性格,就算毛忧暂时没有用还阳禁咒,她迟早也会用上的。

  不过这一次的结局或许和上一次的不同。

  夜晚,毛忧站在了天台之上,手上拿着翡翠交给她叶易复刻出来的还阳禁咒。

  马小玲和况天涯现身,想要阻止毛忧。

  马小玲将多年前的真相告诉了毛忧,还阳禁咒是要一命换一命的,当年毛忧的男朋友就是想要杀毛忧才被她打得魂飞魄散的。

  不过毛忧听了马小玲的话,还是决定要使用还阳禁咒。

  “我实在是欠Mars太多了,他等了我整整四年,就算是用我的命来换他的命,我也觉得值,马小玲,换了是你,你也会这么做的,对不对?”毛忧坚持道。

  “明知故犯这种死法值得吗?”况天涯还不明白什么叫男女之间的爱。

  “明知故犯才是毛忧,值不值得只有她才有资格说。”马小玲忽然站到了毛忧这一边。

  “果然是我的好姐妹。”毛忧向马小玲一笑,两人多年的嫌隙终于在这一笑中全部释然。

  毛忧打开还阳禁咒,书中一道金光直冲云霄,空间扭曲着,Mars的鬼魂生生被从地府拉了回来。

  “这样的梦我做了无数次。”Mars紧紧地抱住毛忧,“每一次我都是这样的抱着你。”

  “Mars。”

  “你知不知道我回来是要杀你的?”

  毛忧抽泣地点着头。

  “你不后悔吗?”

  毛忧闭着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一刻,摇了摇头。

  Mars松开怀抱,将手掐到了毛忧纤细洁白的脖子上。

  “是你心甘情愿的。”Mars不复深情,突然变得阴狠了起来。

  毛忧闭着眼睛,感受到了一股力量紧紧地箍着自己的脖子,越来越紧,越来越紧,但是一瞬间又消失不见。

  毛忧缓缓睁开眼睛看着Mars。

  “就算我能够还阳,但每当我想到我亲手杀了自己深爱的女人,我也会像你一样,用自己的生命再换你回来。”Mars动情地道,“毛忧,记得我的话,我走了之后,不要太伤心,要继续努力生活,要继续去爱,总有一天你会找到一个像我一样真心真意爱你的人,我会祝福你。”

  “我送给你的戒指有没有带来?”Mars问。

  毛忧拿起戒指,Mars亲手帮她戴上。

  “我们今生已经订婚了,我们下辈子一定可以在一起,记得我们的约定。”

  或许在无限国度

  能让一双恋人活著不老

  无需再装一身的骄傲

  留着叹息在昨夜城堡

  ……

  毛忧和Mars的事情,终于有了一个算是完美的结局。

  马小玲一身轻松地带着况天涯回到waitingbar,在门口却看到翡翠蹲在花坛边,探着脑袋往里面张望。

  “喵喵。”

  “翡翠,你在干嘛?”马小玲有些好奇地走向翡翠。

  “嘘。”翡翠扭头冲马小玲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马小玲停在原地,好奇地看着翡翠,想要看翡翠究竟在做什么。况天涯也有些好奇她的翡翠阿姨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没一会儿,三个灵活的小身影从花丛里面窜了出来,是三只巴掌大的小奶猫。

  “小家伙们,你们终于肯出来了。”翡翠从衣服的怀抱中拿出了一盒猫咪专用营养奶品,还留有温热,倒在身前的磁盘里面,这可是她差着叶易跑遍半个才买回来。

  原来是喂猫!马小玲恍然大悟,想了想,琥珀好像也有着这个爱好。

  况天涯的鼻子酸酸的,为什么翡翠阿姨这么的善良温柔,命运却要对她那么的残忍?

  “要好好生长哦。”翡翠满是温柔的轻轻抚着小奶猫有些干燥的皮毛,跟嘱托小孩子一样。

  生命,是这么的美好。

  翡翠感慨着。

  生灵,为什么可以这么善良,又可以那么邪恶。

  琥珀感慨着。

  叶易拿着一罐温好的旺仔牛奶走到翡翠的身边,不露一点儿声色,没有惊动那些小家伙。

  翡翠摸着小奶猫的脑袋,而叶易摸了摸翡翠的脑袋。

  翡翠噘着嘴,抬眼看着叶易,自己好像是叶易的小猫咪。

  叶易将旺仔牛奶递给翡翠,翡翠老实地接了过去,下巴抵在膝盖上,一边看着猫咪进食,一边自己也享受着叶易的投喂。

  马小玲不想要在这里恰柠檬,转身走进了waitingbar。

  况天涯看着这一幕,多么希望一切都定格在此。

  叶易回头看似不经意地瞥了况天涯一眼,又匆匆挪开,这一眼却是让况天涯感到害怕,她觉得自己像是猎物一样被盯上了。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