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马小玲(3)

2022年03月04日 08:58:04 赚友之家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7)重生

  如果一切重来,多少人事将会更改.但只要有马小玲,就会有况天佑.而结局,也早已注定.

  "如果一个男人肯陪你一起死,做女人的应该很幸福.但如果这个男人拉着你的同时,另一只手还拉着另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又是你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一个意外,清晰地折射出三个人的关系.面对王珍珍,小玲永远顾不上自己.更何况,即使没有珍珍,她也不可能为男人流泪.她只能摇头苦笑"我真希望他放开我的手,反正,他拉着我也没用."

  小玲与天佑总会在"放不放手"这个问题上纠缠.一个死命要挣脱,一个死活不放开.小玲受伤,天佑抱她.她让放手;小玲遇险,天佑拉她,她也让放手.逃避与执着,总在这方寸之间,展露无余.

  况天佑,和以'况天佑"之名存在的僵尸况国华,我一度以为是两个人,后来才发现,是一个.或者说,对王珍珍而言是两个人,而对马小玲来说,更像是一个.况天佑给了小玲一个不算开始的开始,一个不算结局的结局.他冒失地敲开小玲的门,却发现自己进不去,里面的人也不肯出来.于是他开了一个玩笑.让况国华站在门口,自己却笑着走远.是况天佑让马小玲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多么渴望爱与被爱.是况国华,守在天佑敲响的门前,让小玲第一次有机会绕过珍珍,挑战自己的命运,打开门,去完成一个原本不可能完成的约会.

  我想起马叮当的话:马家的女人,会用红绳和自己的头发编成平安绳,送给我们认为值得爱的人."如果说那条送给况天佑的平安绳代表着一种隐晦的牵挂与信赖,那么当小玲默许它留在承继了"况天佑"之名的况国华手腕上时,交付的是一份与日俱增全然不受限制的爱恋.情人节天佑的灵魂远逝的那一刻,小玲胸前的情花在况国华面前悄然绽放.小玲看着他,带着几分惊讶与期待.那是个略带伤感而充满希望的夜晚.小玲拉着珍珍走上街头,花仙子般穿梭在爱的海洋,第一次感受到节日的芬芳.因为"况天佑"将永远不会消失,这个名字将永远属于那个守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8)宿命

  天师马小玲,对僵尸况天佑,永远有一句警告,别做错事,要对珍珍好.她其实从不担心天佑做错事,只是怕这优柔寡断的男人伤害到脆弱的珍珍.即使明知他对珍珍来说完全是陌生人,也希望他尽力一试.而当这僵尸因为"天佑"的身份开始拖泥带水当断不断的时候,她却分明能感觉到一丝心烦意乱.

  如果早已习惯负重前行,只需卸去丁点负担,就会让人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或许是因为内心不再有珍珍的羁绊,突然有了回旋的空间,马小玲面对况天佑不再如临大敌,小心戒备.而不自觉表露出些许少女的依恋,柔情甚至脆弱.她会默许天佑守护在身边,与她并肩作战;她会在天佑陷入恐惧与痛苦时轻柔地握着他的手和他做同一个梦,他不醒,她也不醒;她会在别人点破两人的暧昧时舍不得矢口否认;她更会在看见蟑螂的第一时间本能的在人丛中找到天佑抱着他惊声尖叫花容失色,雪白的长腿在地上乱踢,娇态尽现.无视旁人诧异的目光.纵然明知一切终将化为泡影,她却不能心如止水.马家的诅咒已让她无比坚忍冷静,她却终究是个女人,做不到绝情弃爱.

  珍珍死了,因为一个最残酷的约定:"不爱我,就别咬我."天佑没有咬她.这是命运给马小玲的第一个几乎无法承受的打击,我以为她会哭,结果没有.坐在路灯下,一边靠着珍珍,一边靠着复生,神色平静,没人知道那一夜她想了些什么.

  天佑走了.其实应该说是小玲离开他.因为他求她杀了自己,小玲不能不走."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第一次,小玲挣脱他的手,逃走.

  马小玲是我见过的最喜欢掩饰自己却最不会掩饰的人.她给出的不去找天佑的理由能让马叮当忍俊不禁.

  所有人都知道小玲是刀子嘴豆腐心,无论天佑,正中甚至复生,都曾被她刺得无地自容.但没人会怪她,因为大家心知,这是她隐藏自己的方式.但这一次的话是否太过决绝?也许况天佑真不会再回来.然而当她拿起电话,却能在短暂的沉默中感受到他的心跳.于是她静静等待,聆听那仿佛从虚空中传来的一句:"很久不见,很想见见你."咬着嘴唇,小玲的声音如风铃般轻柔:"恩,只要你准备好了......拜拜."放下电话,似乎有一股自心底升腾的感动与喜悦化做春水般的柔情,在脸上舒展,在眼中绽放......是什么让陷入疯狂的僵尸决定回到天师身边,让痛不欲生的男人回到女人身边,让优柔寡断的况天佑回到马小玲身边?只有爱,才是天佑的救赎,只有马小玲,才是他的归宿.

  世间有多少闺中女子梦到过月色中黑衣骑士乘风而来深情一吻?有多少妙龄少女幻想过危难时翩翩少年飘然而至倾情护花?当况天佑先后以这两种方式惊艳登场宣告回归的时候,天师马小玲的表情和别的女孩子没什么分别,一般的沉醉,一般的娇羞,一般的喜不自胜.

  小玲曾职业性地提醒过天佑:别做错事.什么算错?喝鲜血算错,可天佑生平第一次尝到的鲜血却是小玲自己的,因为她不想看到一个疯了的天佑.把人变做僵尸算错,可神圣如天师却不能拒绝他.本能的抗拒,却终于冷静的放弃.因为她不忍收他,又不忍他孤独一世,她希望能如他所愿活下来陪在他身边.”不爱我,就别咬我.”珍珍在他的犹豫间玉陨.”我决定咬你”,当天佑违背约定,甘愿被收伏也要她活下去的时候,她真切地感受到他发自心底无法抑制的怜惜不舍与爱恋,于是不再有对错,只有况天佑.

  (9)忘情

  司徒有句话我很喜欢:忘记也是一种等待,等等看,看什么时候能忘记.人活一世,总有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越是等待越是清晰,越是忘不了.等待中说不定哪一刻就会泪流满面.平常人倒也无所谓,但马家的女人却不行.她们注定不敢等.这样看来,马家万法之中,若没有忘情之术,反倒让人奇怪.珍珍死,姑姑死,正中死,姑婆魂飞魄散......马小玲已没有不流泪的理由.忘情,是唯一的选择.天佑终于忍不住:"连我也会忘记么?"小玲只能回避:"反正不会忘了追杀将臣."

  不算回答,却已给出答案.

  事业与爱情,让女人选,多半会选爱情.假如是责任与爱情亦或道义与爱情呢?总有一些事,一旦选择就不允许舍弃;一旦开始就不会有结束;一旦拿起就没有权利放下;一旦面对就不再有机会逃避.你可以心有不甘怨天尤人自伤自怜,但该做的,总归要去做.男人如是,女人亦如是.

  ”每一个女人,都会有过一个梦想,梦想有一天,为最爱的人打扮到最美,然后穿起纯白色的婚纱,走进教堂迎接人生最难忘的一刻.我相信每一个马家的女人,包括马丹娜和马小玲,也曾经有过同样的梦想.不过,在现实之中,我们的婚纱就是马家的战衣.曾几何时,我发誓永远也不会再穿起这件衣服.因为这件衣服实在太重了,穿起它,连怎么走路也不懂,以为脱了它会一身轻松,但谁知道,以后的路仍然不懂得怎么走.其实这么多的衣服里,我始终觉得这件衣服是最美的,能够穿着它而死,我真的心甘情愿.”马叮当的这番话,第一次让人发现”马家的女人”这个称谓沉重悲凉的背后,竟蕴藏着如斯深沉的骄傲与自赏,如斯眩目的高洁与壮美.马叮当或可以继续等继续忘,却终于选择了无比悲壮凄美的结束;马小玲或应当纵情一哭,却最终为了忍住眼泪不惜忘情;还有马丹娜,风雨飘零,一辈子唱不出一首完整的山歌.马家的女人,永远让人叹惋,也永远教人仰望.

  只因为这艰难的使命,因为这无情的禁忌,马小玲对爱情的每一番尝试,都克服着极至的阻碍;每一分投入,都倾注了无上的勇气;每一次坚持,都耗尽了全部的心力.因此,她的每一次放弃,都承受着无尽的痛苦.况天佑六十年后能收获这样一份举步维艰百折不回的至情,实在不枉做一回僵尸.所以,当小玲忘情前问他会不会忘了这一年发生的事时,不老不死的天佑只一句:到死都不会!

  马叮当想忘而忘不了.既然记忆无法消逝,只好选择生命的终结.马小玲不想忘但不能不忘,于是将最珍贵的记忆存入录像机,期待某一天找回自我,找回天佑.

  10)前世今生

  马灵儿,马家无泪诅咒的始作俑者,马家最可怜的女人,马小玲的前世.小玲不会想到忘情后会唤醒她,更不会想到这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我相信马灵儿对天佑的前世况中棠有着绝对深刻的爱,只是,再深刻的爱,如何能让她在生死一线间参透那穿心一剑的突兀,看破那一剑穿心的决绝?看着刺入心口的剑和那个紧握剑柄却泪眼朦胧的男人,眼中透出的,是不解,是困惑,是难以置信,是追问.因为爱,受这一剑她只需要一个理由;因为爱,他刺这一剑理由却已说不出口.这是命运打的结,此生已解不开.

  前世虽迷惘,今生已清醒.前世的遗憾,必将在今生弥补.马小玲在录像中留下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话,一段她最想说出来天佑最想听到马灵儿最该听到的话:” 我不想忘记一个人,一个前生杀了我的男人,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命中注定今生这个男人变成僵尸,而我就是捉僵尸的那个.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忘记他,就算一分钟之后就是世界末日,我也想这个人留在我的心里面直到最后一秒.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我们互相关心过、伤心过,也分开过,甚至一起面对生和死,但是每次我们都没有放弃过对方.我整天在想,这个男人前生迫不得已把剑插进马玲儿胸口的时候,他心里应该比马玲儿更加痛,要杀自己心爱的人真的不容易,马玲儿不应该怨恨他,除非,这个女人根本没爱过这个男人.或者我们今生重遇不是要一命还一命,而是要延续一段几千年没有结果的一份感情,一段真真正正至死不渝的爱情,我相信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永远互不相欠.其实最后只有一句,我从来不敢告诉别人,也不敢告诉自己,我爱上了这个男人,他的名字是---况天佑.”

  灵儿顿悟,收回了无泪的诅咒.小玲孩子般忘情欢呼.也许只有在梦中,她才有过流泪的感觉吧.天佑找到她,彼此凝望,拥抱.再无余恨.

  千年宿命,终于更改;千年因缘,终得圆满.

  当救世与灭世的冲突演变为两个男人为两个女人的决斗,小玲和女娲一时成了看客.离开女娲的时候,小玲说:”我也有个男人在等我.”

  将臣问:”我为我最爱的女人而战,况天佑,谁是你最爱的人?”天佑回答:”她正赶来.”

  不能同生,但求同死;千秋万世,至死不渝.

  我看到开始,却等不到结局,只是因为,这故事本来就没有结局.

  此后我再没见过马小玲,只听人说,她逼着况天佑结婚,还生了个女儿,取名叫天涯.我想以马小玲刁蛮任性的性格,故事本该如此.只是三年前看见况天涯的时候,她却已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尾声

  有些人永远藏在心底的某个角落,即使过了许多年,你以为已经完全忘记,但不知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她又浮现在脑海.你以为可以一笑置之,眼泪却早已流下来.马小玲早已远去,我一度以为不会记得她,又或者一次次回忆,一次次淡忘,直到斑驳的虚影化做飘零的碎片,悄然无声地飞过记忆的长廊不知所踪.却不曾想这一番回望,竟如初见般过分清晰.宛如垂暮的老人倚在门边,迷离的眼睛数着天上星辰人间岁月,却看见一颗少年时偶遇的彗星再度划过天际,那份震撼,痴迷,惊艳,一如当年.

  岁月惊艳,一夕沉醉.留一分深切的怀恋,为马小玲;道一声简单的祝福,给万绮雯;最后,添一点莫名的感伤,给自己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推荐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