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万事皆三

2022年03月04日 04:55:42 赚友之家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哈利走进最后一间房间,那里面已经有一个人在了,不是斯内普…甚至也不是神秘人,而是那个讲话结结巴巴、脸色惨白的黑魔法防御课的奎里纳斯·奇洛教授。

  这个结果让本因为艾伦的话开始考虑除斯内普以外可能是伏地魔的哈利惊愕得喘不过气来。

  奇洛笑了,现在他的脸一点也不抽搐了,他冷静地说:“我刚才还在想,我会不会在这儿遇见你,波特。”

  “可是我以为……斯内普……”

  “斯内普?”奇洛大笑起来,这笑声也不是他平常那种尖厉刺耳的颤音,而是一种令人胆寒的冷笑,“是啊,斯内普看上去确实不像个好人,是吗?他像一只巨型的大蝙蝠到处乱飞,对我们倒是很有帮助。有他在那里放着,谁还会怀疑可……可……可怜的,结……结……结结巴巴的奇洛教……教授呢?”

  哈利无法相信这一切,之后两人在交谈中,奇洛这个反派话很多地给哈利解答了之前他关于针对斯内普的所有疑点,这让哈利更为震惊地意识到这就像是在印证艾伦之前的提醒一般。

  而处于幻身咒下的艾伦,还有些谨慎地隐藏在了柱子后面,他只是站在一边静观事变——如非必要,他并不会在伏地魔面前暴露自己。

  不过这种近距离观察在附身状态下的神秘人,艾伦认为到是个不错的学习机会。

  之后,奇洛暂时没有多管哈利,而是尝试拿到在厄里斯魔镜里的魔法石,最后却被对魔法石没有任何觊觎之心的哈利成功地从镜子里得到了。

  伏地魔猜到或者察觉到了这一点,要求亲自和哈利谈话。

  这让奇洛解开了脑袋上的头巾,露出一个脑袋两张脸的造型——在原本该是奇洛后脑勺的地方,长着一张脸,哈利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狰狞恐怖的脸。那张脸的颜色像粉笔一样死白,红通通的眼睛放出光来,下面是两道像蛇一般细长的鼻孔。哈利被眼前的怪物惊得想放声尖叫,但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而艾伦也在观察后,突然想起了古代罗马神话中的双面神雅努斯,他的绰号也正好叫做奎里纳斯。不得不说对于奇洛来说,现在的命运早已在他被父母取这名的时候就被注定了,这也让艾伦对名字在魔法界里具有魔力这一点印象更为深刻。

  同时,这也让艾伦意识到自己应该改掉下意识用麻瓜视角看待魔法问题的这种坏习惯,因为巫师的很多迷信并非空穴来风,这是一个具有魔法的世界。

  而这边伏地魔这个反派话很多地告知了哈利他的身份以及一些前因后果。又在最后谈判无果后,他有些恼怒地命令奇洛直接抓住哈利。

  但是奇洛裸露的皮肤一旦碰到大难不死的男孩,就痛楚得难以忍受,甚至在哈利面对奇洛想要使出索命咒时,出于本能用手抓住他的脸后,还让他的身体开始起了水泡和浓烟,两人纠缠地一起滚到了地上。

  奇洛可怖的尖叫和伏地魔恶狠狠的咆哮贯穿了这个房间。

  在哈利晕过去后,艾伦发现奇洛并没有如他想象中崩坏,伏地魔也并没有逃跑,似乎还对魔法石抱有执念。所以他最后还是决定出手,来解决掉眼前苟延残喘的那团冒着烟的东西。

  在隐身状态下,艾伦用非常慢和轻的动作靠了过来,几乎把魔杖抵到了似乎暂时失去行动力的洛奇的后脑勺上,他注意到正在经历痛苦和想要得到魔法石的贪念让奇洛脑袋上不熟他的那张脸显得似乎也有些神志不清。

  “昏昏倒地。”

  这道酝酿了一小会而魔力十足的魔咒,成功地击在了伏地魔现在还隐约显露出的鼻梁上面。

  令人牙酸的“啪”的一声后。

  “bloody hell!”(英国版国骂。)

  伏地魔因突然的袭击造成的痛骂了一句脏话,他的鼻梁完全塌陷了下去,而且他现在还是半灵魂状态,这道魔咒也算直接攻击到了他的灵魂。

  随后,他附身的奇洛因为魔咒的冲击,顺势以头为支点在地上让身体像个倒转的钟摆一样直挺挺地翻到了另外一边混了过去,但是令艾伦惊讶的是,伏地魔在这看上去很痛的攻击下,居然还能豁免掉魔咒来带的禁锢属性,维持了稳定施法化作了一团黑雾,直接以超级快的速度奔出了门外。

  虽然和理想有些出入,不过在成功吓跑最大魔头后,艾伦把自己的围巾颜色变了回来,然后观察起了倒在地上的奇洛教授。从他糟糕微弱的呼吸来看,这个被重创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状况似乎已经非常危险了。

  奎里纳斯·奇洛教授其实是出身于拉文克劳的优秀毕业生,他的理论基础知识非常扎实,他因为才气纵横而闻名遐迩,事实上在担任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之前,他也短暂地担任过霍格沃茨麻瓜研究课的教授一段时间。

  如果不是他希望能积累黑魔法防御术的实践经验,出去旅行,在阿尔巴尼亚时遇到了伏地魔,被劝说成为黑暗势力的一员,成了伏地魔的仆人,相信他本来是有着光明的前途的,至少会是一名非常合格的黑魔法防御术的教授。

  事实上,让艾伦疑惑的是,对方在这一学年的各种表现似乎过于浮夸,和他以前的优异有些严重不符——这并不是能用是为了隐藏自己来解释的,虽然哈利他们不会发现,但一些反常表现一定能引起熟悉他的成年人们的注意,而以他的能力,本应该能在这方面隐藏得更好。

  身后一阵火光闪过。

  “晚上好,艾伦·哈里斯先生。很高兴看到你平安无事,不过哈利看起来似乎很不好。”突然出现的邓布利多走到了哈利身边,他的肩膀上站着他的凤凰福克斯,它似乎真在假寐——凤凰是一种华贵的、鲜红色的鸟,体形大小与天鹅相似,有一根金光闪闪的长尾巴,爪子也很长,金灿灿的。

  就这么近距离观察奇洛教授,没有去尝试救治或者干点别的什么、做一个优等生应该去做的事的艾伦,感觉有点微妙的尴尬,他只能强调起他刚才的功绩表明他出过手:“校长,我刚好像把神秘…我是说把伏地魔的鼻子弄没了…”

  “哈里斯先生,能直呼汤姆自己取的这个名字,是一件能给他人带来勇气的决定。”邓布利多倒是一如既往地带着友好的微笑点了点头,“这么说你攻击了汤姆赶走了他?在这个状态下…想要完全恢复可不容易了,因为魔咒足以伤害到了他的灵魂。”

  “抱歉,我和格兰杰小姐派出的猫头鹰显然是在空中错过了。我一到达伦敦,就发现我应该回到我刚刚离开的地方…我赶来的恰是时候,问题似乎已经被你们解决了…””说着,邓布利多才想起观察哈利的面色,然后面色也凝重下来,“我疏忽了太多事,现在我们必须马上将哈利送到波比那里去。”看到艾伦纠结的神情,邓布利多误会了艾伦的心思,“别担心,哈利会没事的,庞弗雷夫人会治好他的。”

  还尴尬着的艾伦点点头,然后惊愕地发现邓布利多没利用漂浮咒而是用公主抱把哈利抱了起来,想起对方癖好的艾伦,虽然清楚对方基本只会对格林德沃有欲念,但还是有些不自觉地远离了邓布利多几步跟着。

  也幸好艾伦有大脑封闭术,邓布利多无法用摄神取念探究对方的想法,不然被对方恶意诬陷的他的表情,估计维持不了这么慈祥了。

  “可是,我们怎样离开呢,骑着扫帚吗?校长,你刚才怎么过来的?”艾伦心不在焉地说了一种方式,他的目光还看着邓布利多怀中的哈利,心里默念了一句抱歉。

  “当然,我们需要比扫帚更快、更便捷的方式。”

  邓布利多对艾伦标志性地眨眨眼,如果不是被那些关于白巫师的一些隐秘事迹很熟悉,到真会让艾伦对他产生了一种“萌爷爷”的印象。不过现在嘛,艾伦也只能附和地点点头。艾伦很清楚对方的最终目的都是好的,但对方显然不会太在意经过,也不会太在意中间牺牲了多少人——哪怕被牺牲的是邓布利多他自己。

  只见邓布利多从巫师袍的宽大袖子伸出手,捋了捋肩膀上的凤凰福克斯,他轻轻抚摸着凤凰尾巴上金灿灿的羽毛。

  艾伦其实在刚才出现火光时就知道了对方的方式——福克斯是邓布利多的宠物,是一只凤凰,这种不死鸟具有着非凡的能力,和家养小精灵类似,能够在被巫师布置了禁止幻影移形的结界区域里正常传送。

  几乎就是眨眼间,邓布利多肩膀上的凤凰传出了一声清脆、婉转、动听的鸟鸣,这只鸟瞪大了眼睛似乎才看到艾伦一般好奇地盯着他看。

  “艾伦,你觉得这叫声怎么样?”邓布利多微笑着,像是一个炫耀着自己玩具的大男孩。

  当然,是一位看起来有一百多岁的大男孩了。

  “非常好听,这叫声让我想到了希望、爱,仿佛有了可以克服世界上一切困难的勇气。”这些话并不是艾伦对福克斯的恭维,他确确实实地觉得这声音实在美妙。

  而且艾伦也清楚这是邓布利多的一种试探,凤凰的歌声具有魔力:普遍认为它能为心地纯洁的人增强勇气,为内心肮脏的人释放恐惧。

  另外,凤凰的眼泪具有很强的疗伤功效——这也是艾伦知道邓布利多其实并没有对哈利的状态太急迫、显得有些慢吞吞一直还在闲聊的原因,因为白巫师显然没有打算让他的宠物现在为哈利落泪,说明了这位又一次大难不死的男孩状况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糟糕到哪里去。

  “艾伦,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男孩,相信奇洛教授听到这个声音,应该会非常难过。”邓布利多教授淡定地伸出魔杖一指,在旁刚从昏迷中勉强苏醒过来,却因为凤凰歌声而脸色更加苍白的奇洛教授头一歪,又再次昏了过去。

  “不得不说,我们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是有着真才实学的,很少有人中了昏迷咒能如此之快地清醒。”邓布利多教授惋惜地说。

  艾伦实际之前也不确定这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强劲,但现在听到邓布利多话,明白实际上承受了魔咒效果的是奇洛教授而不是他之前认为的伏地魔…

  而现在奇洛教授在他的昏迷咒起效后又这么快地清醒过来…

  虽然知道估计是因为自己年纪太小的原因,也知道自己的魔力实际上已经远超不少高年级学生,更别说那些决斗还靠肉搏放不出太多魔咒的同龄人,但这还是让艾伦下定决心把如何进一步提升实力这件事放在了心目中——他现在非常遗憾地想到了罗伊纳·拉文克劳女士的收藏,它们对现在的他来说过于晦涩难懂,那些书籍带来的危险性远超于今晚他的遭遇,他还得先把其他基础,就像是先把麻瓜中学的基础物理学全了,才会尝试去掌握那些像是大学乃至科学家研究的量子力学一般难度的学识。

  “艾伦,站到我的身边。”邓布利多教授在艾伦站定后,放下了哈利,用一只手牢牢地扶在他的腋下,让哈利依偎在自己怀中,然后一只手抚摸着福克斯,“福克斯,带我们找到庞弗雷夫人。”

  连忙收起那些思绪的艾伦,在靠近后忍不住观察起福克斯起来,要这么近距离观摩到一只凤凰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更何况它即将要展现出自己的传送能力——在肩膀被凤凰抓着的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温暖的气息所包围,这种气息不仅仅温和,而且让他紧绷了一晚的神经都松弛下来,整个人如同沐浴在阳光下,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和幻影移形、门钥匙之类的让人晕眩的感觉不同,还没等艾伦从这美妙的感觉中回过神来,他们已经到了波比·庞弗雷夫人的医务室。

  艾伦不由得对凤凰的实力心生敬佩,对邓布利多教授能拥有如此神奇的宠物心生羡慕。

  霍格沃兹大部分区域都禁止幻影移形,虽然邓布利多作为校长有权力临时关闭它,但拥有一只凤凰让他和其他往届校长完全不同,可以不让学校暴露在被人突袭的风险中,就可以借助凤凰的力量瞬间转移到任何地方——最为关键的,这种传送的舒适程度显然不是其他方式能够媲美的。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推荐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