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次失败的相亲都发生了什么?

2022年03月04日 03:11:04 赚友之家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再过几个月,就是李华36岁生日。

  人一生遇到合适人的几率有多大?在相亲了124次之后,李华还是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今年过年的时候,他买了一件大红色的羽绒服,平时他很少穿这种鲜艳的颜色——“今年是本命年,所以穿红的。”他最近有点苦恼,因为自己跟上一个交往了3个月的相亲对象结束了,结束的原因是慢慢没有话说。

  李华告诉记者,这是自己的第124位相亲对象,已经算是交往了3个月,但是感觉一直没有任何进展,两人的熟悉程度甚至比不上比较相熟的朋友。“感觉相亲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了。”李华说,“我想缓一缓,但家里不同意。”

  为避免重遇尴尬

  专门建个文件夹

  李华个头中等,人很白净,算不上帅气,但文质彬彬,看着属于典型的“踏实青年。”

  几乎从李华毕业开始,关于“找对象”的催促就没有断过,每个亲戚的手机里都有李华的年龄、介绍和照片,然后像撒网一样撒向自己的朋友圈,再将收集到的女孩条件进一步筛选,选出合适的一起讨论,安排相亲。

  在这个过程中,李华是手机中的一串介绍和数字,也是最后一步被通知的“工具人”:亲戚家人们觉得合适了,李华就会去接触。很多女孩在第一步时就会被筛选掉:要求最好是本地女孩,除了脾气性格等“软条件”,还要有家庭、父母工作、父母文化、退休养老金、女孩学历、编制等等要求。

  就像是一门互相看“简历”的“生意”,双方的筹码列出来,审视和挑剔着对方的条件,找到“不吃亏”的平衡。

  按照“相亲市场”的标准,李华的履历和工作,都属于“硬通货”:家庭出身书香门第,父母都是知识分子。985大学的本科,世界前50名校的海归硕士。他回国后当上大学老师,学区房、车子等都已经置办完成。正因为如此,给李华介绍的相亲“资源”不仅优秀,且数量众多。

  人比较内向、害羞,李华的交际圈子并不广,因此相亲算是认识同龄女孩最主要的渠道。父母亲戚很多都是老师的缘故,亲戚朋友们介绍的对象主要为教师、医生、国企职工等职业,两个人能坐到一起相亲,基本都是互相“筛选”满意了对方的“简历”后再见面。

  “进入相亲市场后,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很容易会碰到。我为了避免这种尴尬,相亲次数多之后,我就给每个我见过的女孩子列了一个文件夹,里面有她们的个人信息。这样再有人介绍时我都会去查一下之前是否见过,避免再遇到同一个人。”李华说,因为介绍的次数多了,还真遇到过好几次介绍同一个人的情况,幸亏提前发现,才避免了见面的尴尬。

  一天见3个姑娘

  说话是很累的事

  作为一个已经相亲了124次的人来说,最大的感触,可能就是“相亲看条件,但爱情不看”。

  即便是“硬件”条件合适,李华的相亲路始终不太平坦。“大部分都是只见了一面就算了。”李华说,有的是自己不同意,有的是对方不同意,还有的是家里不同意。

  李华对相亲的第一个女孩子印象特别深,当时2014年,自己第一次在家人的安排下相亲。

  “太漂亮了,简直可以不开美颜去做网红的漂亮程度。”李华说,这个女孩是一所大学的辅导员,对他的印象也还可以,但是他选择了不追求,原因是因为对方太优秀,自己觉得不配,“她不仅漂亮,而且特别成熟,特别有事业心。待人接物都很周到。我跟她一起,就有一种刚建号的新手遇到满级大Boss的感觉,太不对等了。”李华说,遇到如此优秀的人,自己会觉得对方高高在上,“不过好处是,从见了她开始,我不排斥相亲这种形式了。”

  从第一次相亲开始,相亲几乎占据了李华所有的业余时间,“不是在相亲,就是在相亲的路上。”时间久了,李华单从“相亲”这一件事上,就能看出不同姑娘的不同性格。有些姑娘在见面之前会首先加微信聊一阵子;也有姑娘会直截了当提出见面;有些见面不会选择吃饭,只是喝一杯饮料;还有的会比较积极地计划去哪里吃饭,是不是一起看电影……

  最多的时候,李华曾经一天相亲过3个姑娘。“太累了,因为跟人投入地说话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李华说,城市里有的必胜客,他几乎都去过了,必胜客下午茶的所有餐品,他都点过。

  “上午10点左右,和下午3点左右是相亲的好时间。因为这个时间进可攻,退可守。聊得来可以去吃饭,聊不来走了也不尴尬。”李华说,自己一般会选择相亲对象比较方便的地点,这些年算算光花在相亲吃饭上的钱就得近两万块钱了。

  直奔结婚的对象

  让他产生恐慌感

  虽然李华相亲很多次,但对于相亲这件事本身来说,这是一种相互之间的挑剔,并不是一种不对等——他所相亲的姑娘,很多也是一天见几个相亲对象。

  李华曾经相亲过一个知名互联网企业的女高管。对方早早就通过工作实现了财务自由,因为很早就走上了管理岗位,不管长相还是做事方法,都极具领导风范。

  在两个人见了两次后,对方打电话通知李华,感觉两个人没有必要再见面,再见也只是浪费时间,干脆直接见家长。“她说看我也比较透彻清楚,感觉我家里的事主要还是我妈妈来决定,如果将来我们俩结婚,如果有婆媳矛盾,我的能力没有办法解决。”李华说,女方提出要跟李华的母亲见一面,看能否合得来,“如果合得来就马上开始准备结婚,合不来就算了。”

  李华说,对方提出这个提议后,自己一度很心动,并且也很认可对方说的话,但是再三考量后,还是决定放弃,“有一种未来不是我能把握的恐慌感。”

  李华还相亲过一个富二代姑娘,对方博士学历,在高校工作,父母都是国企高管。相亲后两人都很默契地没有再联系,但是两年过去后,这个姑娘可能没有找到更合适的对象,于是又约见李华,“我们俩勉强算交往了几个月。她家里特别着急催着结婚。但我觉得跟这个姑娘实在不合适。”李华说,交往期间,两人见面也很少,基本就是发信息。这个姑娘告诉李华,除了婚姻外,自己目前的人生都非常完美,因此希望结婚后丈夫能够无条件包容自己、宠爱自己,“她会不断用各种话试探我,试探我能不能百分百包容她,一旦我有哪句话不合乎她的心意,她的情绪会突然爆发。”

  交往时间最长的姑娘,是一位心理医生。在两个人交往了7个月后,李华非常郑重提出希望能够让关系更进一步。心理医生先是回复了一句“我考虑一下”;后来通知李华,“我们可以牵手了”。

  再后来,李华觉得对方对自己太过于冷淡,提出了分手。对方也只是回了一句,“好的”。

  更多的相亲对象,都只是匆匆见了一面,后续就再也没有联系。相亲太多让人麻木,而相亲这种方式,也成为了李华避免被催婚的方式。只要家里催婚,李华就说“正在相亲”。

  本版文 《齐鲁晚报》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片

  他的反思

  根据2021年中国统计年鉴,全国“一人户”超过1.25亿,占比超过25%。据民政部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的单身成年人口高达2.4亿。

  李华说,他很清楚自己本身的问题:作为一个36岁的男人,他太乖了。从小被父母严格约束,人生很多决定都是父母和亲戚们来一起商量决定。这也造成了自己很多时候没有勇气去选择。

  李华说,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就像退休的老人一样,而吸引自己的姑娘基本都是“活泼的、开朗的、强势的”,这种姑娘会让他有不安全感,“有时候跟一个姑娘见面,我基本会在一瞬间断定她适不适合我,见六七个姑娘就会碰到一个适合我的。”

  李华说,自己判断对方“适不适合”的最大标准,就是对方是否好相处,自己会设想她以后跟家里人相处,是否会强势、会不会闹矛盾,因为觉得自己无法面对和解决这些可能出现的家庭矛盾。

  相亲了这么多次后,随着年纪慢慢变大,家里人对李华相亲要求也慢慢放松,从女方的家庭到编制,都慢慢不再有硬性的要求,最大的期望就是李华抓紧结婚。

  “现在给我介绍的人依然很多。”李华说,在他看来,条件优秀的女士择偶圈子其实很小,按照嫁高娶低的传统观念,这些优秀的女士想要找到条件对等的男士,其实并不容易,这也是自己为什么能够有如此多相亲对象的主要原因。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华为化名)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推荐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