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Salo》到《1984》

2022年03月03日 07:08:14 赚友之家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从《Salo》到《1984》

  加入收藏 已经被1位会员收藏

  2010-7-8 13:43:21

  “你们所有的一切透过我的存在而存在,我所有的一切也透过你们的存在而存在!”这是希特勒一句著名的演讲辞。这可谓是极权主义最生动的描述,“我”为“你们”指明了道路,这条道路往往指向民族的复兴和人类社会的终极目标,而“你们”则要演这个道路前进,罪与无罪,善与恶着这条道路上失去了意义,利于前进可以留存,不利于前进的,均可驱逐和消灭……

  这就是法西斯的哲学,它能将高度理性的德国人在整个民族的层面整合成了一个疯狂的杀人机器,它像一个不死的幽灵,贯穿了整个20世纪的人类史。人类是用了一个世纪去考验人类精神的延伸性与可塑性之间的依存与矛盾。极权主义的实质就是以外部力量将这两者有计划地向着既定方向进行整合,整合的手段包括理想、美、偶像和恐怖等等等等,至于整合的结果,纳粹、斯大林、红色高棉、阿根廷军人政权……人类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恶梦!究竟这些恶梦是如何产生的?独裁者是用什么方式完成了人类精神的重塑与延伸?乔治·奥威尔和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用两部启示录一般的

  著作解构了这一切。

  一、《Salo》:精神重塑启示录

  我首先要承认一个事实,我没有M.福柯和G.杜邦的学识,我大学时第一次看《Salo》即人们常说的世界十大禁片之首:《索多玛的120天》,当时我对萨德和他那本据说写个背景概述就能成一本小说的原著完全是一知半解,我当时最大的感觉就是,假如将影片看作一部描述人类精神改造的作品,它完全就是描述一部极权主义精神重塑手段的集大成之作。评论界对《Salo》主要集中在帕索里尼对萨德原著在规则性、结构性上的弱化,以及将故事背景定在纳粹时期的意大利,造成了历史的错位。我觉得,首先,帕索里尼在1975年拍成的《Salo》,其经历过的恐怖在深度和广度上不是萨德经

  历过的法国“恐怖”所能比拟的,萨德的结构性难以承载帕索里尼希望表达的内容。另外,帕索里尼将《Salo》的背景放在20世纪,更点明了这些内容的时代特征。

  无可否认,这种一意孤行的断章取义一直是我理解这部电影的思想基础。片中出现的四个高级妓女隐喻着人类精神世界向丑恶方向的延伸,代表主教、法官、公爵、教授的四个权贵则通过“激情”、“性欲”、“排泄物”和“杀戮”四个步骤对人性进行毁灭和重塑,到了影片最后。妓女们用诗歌般的语言歌颂着堕落扭曲的性行为;四位权贵身着精致的奇装异服,导演着一幕幕的荒淫和污秽;最后,两个男青年对极度暴虐的屠杀视若无睹,自顾自地跳着交谊舞……

  帕索里尼用异常冷峻的笔墨描绘了这一切,重现了在集中营虎口余生的波兰哲学家的亲身体验:“他们声称对你做的一切都出于伟大的理想,他们给你们带来伟大的学说,要启发你们的灵魂,拯救你们的心灵。他们不认为自己在说谎,他们相信自己是天使一般的存在……”帕索里尼想要告诉我们的就是,假如我们以一个旁人的眼光去看待,极权主义的形象是暴虐与堕落的,但极权主义者不这样认为,他们坚信着自己的理想,他们可以理所当然地运用诱惑、压迫、恐怖、杀戮等等的手段,未达目的誓不罢休,直至将人的精神状态推到他们想要的位置。

  正像很多人说的那样,《Salo》是一部不可不看又不可再看的电影,用形象的丑恶来表现内容的丑恶,帕索里尼的这个尝试显然是难以被世界所接受的,尤其他表现的是那样的一种丑恶,表现方式又是如此的极致。如果说《Salo》是对极权主义行为一次集中浓缩的描绘,那要讨论极权主义在哲学意义上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就不得不提乔治·奥威尔的传世之作《1984》。

  二、《1984》:极权主义的终极形态

  “无知即力量,自由即奴役,战争即和平。”在二十世纪即将翻开下半页的时候,一个颠沛流离,贫病交迫的英国作家写下了这么一句黑暗的预言。在《1984》这部二十世纪,甚至是工业革命之后最重要的寓言里,乔治·奥威尔用一种冷峻的笔墨勾勒了一个栩栩如生而又触目惊心的世界。在这里,极权主义就像一个处于进化顶端的怪物,拥有了完美的肉体和灵魂,它不再是苍白的口号、偏激的思想和短暂的历史现象,奥威尔发掘出了它在哲学意义上的自洽性,更恐怖的是,《1984》让我们看到了能将极权主义付诸实施并推向极致的一套完美的方法论。

  《1984》是一部绝望的作品,故事发生在全知全能的“老大哥”领导下的“大洋国”,在这里,“老大哥”的力量无所不在,他们篡改历史,控制思想,用“电幕”无时无刻地监视每一个人,任何一个成员出现“思想罪”,就毫不犹豫地将他的肉体与精神彻底毁灭。 在故事最后,男主角温斯顿—“欧洲最后一个人”—也被轻而易举地毁灭了,人类的历史,彻底结束了。

  当公元1984年,《1984》的电影版“准时”问世,全世界观众在观影过程中是否有种当今世界并未变成“1984”的庆幸感,我不得而知,我个人觉得,《1984》所描绘的极权主义终极形态并不只是人类一次虚无的噩梦。

  1、无知即力量

  篡改历史进而控制成员的思考方式,这是极权主义进化过程的第一阶段,当历史只存在于的文献中,没有任何其他任何的描述方式,“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历史构成了人的基本认知,控制了历史,极权主义就踏出极权的第一步。在这基础上,奥威尔敏锐地发掘出极权主义的思考方式:双重思想,即人的思想中同时接受并保持两种相互矛盾的认知的能力。当人既可以相信二加二等于四的观点,同时可以认同“老大哥”认为二加二等于五的说法,极权主义者的内部整合就完美的完成了。

  2、自由即奴役

  《1984》里“思想警察”头子奥勃兰对男主角温斯顿进行拷打改造的段落是一段不朽的经典。极权主义者要的不是你的招供和死亡,它是要你最终投降,而且是出于你的自由意志。虽然你觉得“所谓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但经过“学习、理解、接受” ,你的整个思想都会认为,对你的奴役是一种更高级的“自由”。最终,温斯顿被无法战胜的恐怖面前“治愈”了,他出卖女友,崇拜“老大哥”,终于“战胜”了自己。

  这就是极权主义的终极力量,它不但能消灭你的肉体,更能毁灭你的灵魂。而就像奥勃兰所说:“我们对别人的利益不感兴趣,我们的兴趣在于权力。”这种权力,也正是极权主义者最终的目标。

  3、战争即和平

  如果说“无知即力量”和“自由即奴役”完成了极权主义的内部统治,那“战争即和平”则为极权主义的存在创造了外部条件。在《1984》中,“大洋国”日复一日,毫不间断地来自 http://group.mtime.com/17210/discussion/1130973/与敌国交战,战争让人民的艰苦变得理所当然,消耗掉了维持基本生活物资之外的剩余生产力,最重要的是,为民众提供了一个“公共污水池”,让他们发泄掉所有的负面意识!

  4、新语

  当一种语言里所有的词语字句全都服务于极权,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状态?那就是所有不利于“老大哥”的思想从根本上都已不可能存在,因为你根本找不到相关的词句来形成你的思维。奥威尔创造出“新语”这个概念,某种意义上已经揭示出了极权主义能到达的最远处,更表达了他作为一个文学作家对语言本身的反思,在这个方面,至今无人能超越奥威尔。在《1984》末尾还有一个“新语规则”的附录,让“新语”逼真得让人触目惊心,让人不得不反思我们所使用的语言系统。

  帕索里尼在拍完《Salo》后不久便倒毙街头,死于一个极端分子之手。1950年去世的奥威尔也看不到《1984》形成的轰动,看不到“老大哥”、“双重思想”、“新语”等一干天才的词汇被收进权威的英语词典,不知道假如他活到了1984年,看到了电影《1984》会作何感想。

  “Salo”的惨剧已经在二十世纪一次次地上演,世界究竟会不会最终走到“1984”,我也不得而知,我们能做的,或许只有不断地反思,趁着自己还有反思的权利与能力的时候。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1518595/blog/4600415/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推荐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