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头”卷款百万消失案

2021年09月13日 新闻在线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近日,一起“粉头”卷走153万余元集资款的案件被依法宣判。在“饭圈”乱象频发的当下,这种后援会资金被卷走一事并非个案,这背后潜藏的“饭圈经济”产业链更令人瞠目结舌。

8月19日,南宁市西乡塘区人民法院公众号发文称,该院一审审结一起“粉头”卷走153万余元集资款的委托合同纠纷案件。迪某后援会管理员、被告韦某在收到153万余元筹集款后私自挪用,法院依法作出被告需返还款项及支付利息的判决。

“相对别的粉圈而言,迪玛希的粉圈其实已经是一个很小的粉圈,却能被卷走100多万资金。”在粉丝张颖看来,粉丝们的本意是好的,大家只是为了自己的偶像有更好的成绩,但是却被不怀好意的人参与进来从中牟利,背后缺少有效的监管机制。

某明星后援会内部人员杨琳介绍,在后援会推出明星周边产品进行应援时,周边产品的售价和成本之间的差价只有核心管理层能知道,常常会出现权力集中在一个人手上。杨琳表示,若无有效监管,会长或者核心管理层很容易通过各种手段从中获利。而一旦管理人员“脱粉”,大笔的资金就容易出现被卷走的情况。

后援会资金被非法卷走一事并非个案。几次卷款事件过后,饭圈流传着“小粉丝数据忙,大粉头海景房”的说法。知乎上,一位ID为“追星女孩”的用户曾指出粉头背后隐藏的巨大利益,“谁都想做‘站姐’(明星信息站的负责人),因为可以垄断资源,还能与偶像经纪公司取得联系,甚至还可以开淘宝代卖偶像周边,这个产业兴旺发达得你都不敢想象。”

被卷走的资金尚未追回,张颖回顾整个事件时说,筹资应援只是为了门面上好看,而自己当时参与应援大多是出于冲动。“对于实力派的歌手,粉丝真正在乎的应该是唱歌和作品本身。放到现在我是不会参与这种艺人的应援活动,感觉没有意义,你不觉得吗?”卷款消失的“粉头”

9月12日全运会跳水女子10米台决赛中,奥运冠军们“神仙打架”的一幕登上热搜。最终全红婵上演大逆转,收获个人在本届全运会的第2金。

在此前的女子跳水团体赛中,全红婵以出色的表现力助广东队夺金。转战个人项目后,14岁小将遇到了“神仙打架”的大场面。作为她的对手,陈芋汐、张家齐、任茜均拥有奥运冠军头衔,卢为和掌敏洁则是世界冠军。全红婵的发挥稳定依旧,预赛排名第一,半决赛与陈芋汐并列第一晋级。

决赛首轮,全红婵、陈芋汐和张家齐的表现不分伯仲,同得81分。第二跳和第三跳,全红婵的动作有些许瑕疵,三轮过后以235.25分位居第三,落后暂列第一的陈芋汐近20分。但陈芋汐第四跳出现失误,单轮仅得到72.60分,全红婵则再现“针式入水”,收获92.80分,以不到1分的优势反超陈芋汐升至第一。最后一跳,全红婵发挥出色,以419.25分的总成绩夺冠。跳水赛场“神仙打架”,全红婵逆袭摘全运会第2金

近年来,随着曾经的创业者们建立的“商业帝国”逐渐壮大,割据、垄断、“二选一”,这些反互联网精神的现象却在保护用户的名义下出现。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还是以垄断利益为导向。

据媒体报道,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日前组织召开了一场“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参会企业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百度、华为、小米、陌陌、360和网易等企业。在会上,工信部提出有关即时通信软件的合规标准,以9月17日为限,要求各平台必须按标准解除屏蔽。

当下,一些平台产品已经成为数字时代生活基础设施的组成部分,比如支付宝、微信等,它们已然不只是一个公司的产品,同时也具备了一定的公共价值。站在各平台角度来看,投入、建成和完善一个产品,无一不是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需要看到的是,企业在作为市场主体的同时,也是企业公民;在关注商业利益的同时,社会利益和责任同样需要在考虑范围之内。

其实,当下互联网行业的分裂状态,已经在蚕食互联网赖以生存的根基。在各个巨头的财报中看似面临天花板的流量和增长危机,其实都是分裂割据所造成的恶果。在今天面临多重不确定性的环境下,更有必要重温互联网的开放包容精神。其实,当互联网成为这个时代的数字基础设施之一,开放互联便是不可抗拒的历史大势;对于其间的平台企业们来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工信部出手限期解除屏蔽,互联网需要重温开放精神

如今“剁手”网购已然成为日常生活的常态,快递行业也随之繁荣起来。然而围绕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难题,各种所谓“增值”服务却层出不穷。

浙江省消保委近日发文称,有消费者反映,在使用“顺丰速运+”微信公众号寄快递时,发现顺丰公司提供了一项名称为“签收确认”的收费增值服务,收费金额为1元。购买该项服务后,收件人需凭顺丰发送的签收码或本人身份证后6位签收快递,消费者认为顺丰提供该项增值服务的行为侵害了其合法权益。

快递企业用信息化加持“签收确认”,提升了快递服务的体验感,但这并不是“增值”而收费的理由。

首先,此举于法有违。浙江省消保委就认为,把“签收确认”从应尽的法定服务内容中拆分出来,涉嫌巧立名目收费,侵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而在形式上,也容易使得消费者误以为如不勾选此服务项目,则企业可不提供“签收确认”服务,存在误导消费者的嫌疑。

其次,此举于理有悖。用信息化加持“签收确认”程序,方便的不只是消费者,受益的其实是快递企业本身。特别是当寄送的是一些贵重物品,收件人不能及时签收,这种信息化“签收确认”方式,就可以快速而准确地委托他人签收,提高了投件效率。而对贵重物品签收验证更谨慎,也有助于减少投递出错的风险。双赢之举,却要消费者买单,显然于理也说不过去。顺丰“签收确认”收费1元,是增值服务还是乱收费?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推荐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