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岁!送别抗战老英雄

2021年09月11日 新闻在线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姓名:卢喜才

出生日期:1907年10月4日

籍贯: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西邵乡霍苑村

所属部队:刘伯承领导的129师重机枪连

家庭成员:老伴健在,101岁,3个儿子,5个闺女,四代同堂

去世日期:2021年9月6日凌晨4时,享年114岁

26岁当上村长

1907年的10月4日,是濮阳市南乐县西邵乡霍苑村卢喜才出生的日子;2021年9月8日,是他安葬的日子。

114的他虽是久经沙场的抗日英雄,解甲归田后却淡泊名利,自食其力,安享晚年。

小时候的卢喜才因家境贫困,受尽磨难,因家庭生活主要靠给地主扛长工维持,所以自打刚懂事起,他就得给地主家割草放牛,饥荒年常吃树皮、草叶。“杨树叶苦的呀,没法说”,他生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这样说。

一直到了26岁,卢喜才仍未娶上媳妇。当时他的家乡实行的是轮流当村长制,这一年,轮到他来当这个村长。

别人当村长都能捞到不少好处,可卢喜才自打当上村长,就处处为村民着想,一心想着怎样维护村民的利益。

当时正赶上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卢喜才所在的村子里的壮劳力都被小鬼子抓去修炮楼了,家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就连这些人小鬼子也不放过。“他们端着刺刀挨村抓人,碰到你,只要是一句话说不对,一刀刺过来就把你刺死了”,卢喜才生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愤恨地这样说。

卢喜才体恤乡亲们的疾苦,没有配合鬼子及时提供人力,因此被地主老财出卖,受尽了鬼子的酷刑。

在炮楼受酷刑时的卢喜才流的血把地板都染红了,后来村民们用牛车把他接回去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

战经历:炸了4个鬼子炮楼

回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卢喜才说啥也不在家“受这窝囊气”了,他想要去当兵,打老日!

1933年,卢喜才跑到距家不远的大名县龙王庙参军,大河报记者及关爱老兵志愿者多方查阅相关资料得知,他当时加入的是由原国民政府河北省政府委员兼冀察战区游击第一纵队司令丁树本建立的抗日独立团,在部队时卢喜才多次与日本侵略者交战,立下了不少战功。

卢喜才虽然个子小,但他每遇战斗都冲锋在前,不畏牺牲,两年后便升为连长:“26岁当的兵,在龙海道(音,地名)上,部队调到哪儿,我就打到哪儿。在炮楼上,携着炸药包,我是第二,田爱晨是第一,宋祥福是第三,一个也没伤住,炸药包在他们炮楼上把敌人炸开了。在龙海道上,我打了一年多,炸了四个小日本的炮楼。也有打得惨的,记不住是哪一次战役了,一个连就剩我们九个人了。咱没有文化,记不住地方。就记住这个武隆(地名)了,在麦地里趴着,城墙上有机枪,一圆圈有河圈着不好打,小鬼子熬得慌,他瞌睡呃,我们的冲锋号一响,战友们就上来了,上面岗上的小鬼子没还枪,就全跑了,我们就把这个地方占住了”, 卢喜才生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起当年的抗日经历仍能清晰的记得每一个战友的名字。

命运多舛,因为卢喜才的姐夫在八路军冀鲁豫军区二区工作,所以,在卢喜才积极投身抗战时,被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怀疑是共产党派来的卧底,被抓走关押。

审讯期间,卢喜才接连数日被毒打施以酷刑,以致遍体鳞伤无法行走,家人后来是抬着他离开了抗日独立团。

曾刘伯承领导的129师重机枪连班长

1938年,伴随着卢喜才伤体的逐渐痊愈,他认为终日待在家中也不是一个男子汉应该干的事情,姐夫介绍他到驻扎内黄井店的冀鲁豫军区4区机枪连当上了一名轻机枪手。

在战场上,卢喜才依然奋勇杀敌,随部队转战各地。后来,由于卢喜才在历次战斗中的出色表现,他被调入由刘伯承所领导的129师,并在师中的重机枪连中担任班长,在大名、安阳等地与来犯的日本侵略者作着殊死搏斗。

不幸的是,在参加解放浚县战争时,卢喜才受伤住院,在医院治疗时错过了部队开拔,从此与部队失去了联系。

伤养好后,卢喜才返回了南乐县西邵乡,在老家安心当起了农民。“刘邓大军上大别山走的时候,把我丢到浚县了,我不能动,浚县县长开着车把我送到南乐,我自己想办法从南乐县城回了家”, 卢喜才生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说。

硝烟散尽,解甲归田,编织草帽辫贴补家用

回到霍苑村后,卢喜才在农村默默无闻地生活了一辈子,从未因自己英勇的过去要过照顾,也未向政府提过特殊要求。后来经人介绍娶了妻子,一开始日子过得很是辛苦,在两人的努力下生活渐渐好了起来,可生了孩子之后,生活又开始过得拮据,抗战老兵都是有补贴的,可是卢喜才没有部队证明,因此多年没有拿过。

孩子长大后,卢喜才跟妻子两人生活依旧过的贫困,两人平时没事就编织草帽辫,以此用来贴补家用,生活过得很是平淡,但还是幸福。后来卢喜才是抗战老兵的身份曝光,很多志愿者都前去看望这位老人。

卢喜才的老伴梁凤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住地感叹,年轻时他们经历了颠沛流离,现在终于可以相互依偎着度过幸福的晚年生活了。“那没有白出力,这国家都待他这么好了,啥都关心,知足”, 梁凤云说。

每当卢喜才看到众人带着礼品和现金来看他时,都会热泪盈盈地说:“我不缺零花钱,大伙儿能这么远来看我,我就很高兴了。你们把钱都拿回去,八路军不爱财!我的很多战友在抗战中都牺牲了,战友们离开时什么都没有,我能活到现在,得到了政府和社会这么多人的关心照顾,我很幸福,很知足。”

最后一次生日,老人大喊:“中国万岁”

去年的10月7日,是卢喜才的114岁生日,他的这个生日,同样牵动着各地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的心,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以及澳大利亚和中国江苏、安徽、浙江、广东、四川、北京、重庆等地的志愿者和爱心人士通过微信红包、视频直播等远程祝寿方式来表达对这位世纪老人行动方便时,每当有人来访,老人都是热情接待,迎来送往也从不嫌麻烦,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中国万岁”。“中国万岁,共产党待我够一百秤(当地方言,最好的意思),再好好哪儿去?”卢喜才生前经常对着媒体的摄像机这样说。生日当天,卢喜才同样大声喊出了“中国万岁”这句话。

百人送葬,老兵不死

9月8日,据前往老兵家中送葬的志愿者介绍,老兵去世前几天食量渐减,躺在床上无法起身,也没有什么病,9月6日凌晨4时无疾而终。

9月7日下午前往当地殡仪馆火化,按照当地风俗,8日上午入土为安,有家属及村民一百多人为老人送葬。

卢喜才因为一直在外抗日,耽误了婚事,虽然年近四旬才成家,可他一生抚育了3个儿子5个闺女,现今岁数最大的子女已经70多岁,最小的也已50多岁,重孙子已经上了小学。

儿女们都很孝顺,四代同堂的卢喜才与101岁的老伴在子女们的精心照料下共享天伦之乐,其乐融融。

据老兵回家发起人孙春龙介绍,目前全国登记在册的抗战老兵中,卢喜才是岁数最大的,现今只有一名长沙的抗战老兵也是114岁,但比卢喜才生月小。“老兵不死,他们只是在慢慢凋零”,孙春龙不无伤感地说。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推荐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