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案今日宣判 被害人“小木匠”女儿发声

2021年09月09日 新闻在线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9月9日上午9时,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一案。红星新闻记者通过此案被害人“小木匠”陆中明的妻子朱大红委托的律师刘静洁处了解到,“小木匠”的女儿得知9日将再次开庭后,在网络上发布了多则视频,她表示一直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家人都想看到劳荣枝被绳之以法。

“大家好,我是小木匠的女儿。在这里说一下,母亲已下夜班赶往南昌,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不能陪同她一起前去。我们一直期待这一天的到来,想亲眼看到劳荣枝被绳之以法。本来是一个完整的家,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可是我从来没有得到父亲的关爱,以前别人总嘲笑我,你没有爸爸,我总是偷偷的抹眼泪,那种辛酸和委屈只有自己能体会,不是时间就可以淡忘一切!”劳荣枝案被害人“小木匠”女儿昨日发布视频,声称时隔9个月此案再次开庭,希望法律能给他们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小木匠”女儿此前发布多条视频,讲述父亲遇害后,母亲一个人将他们三个孩子拉扯大的辛酸过程。她发出的一张9岁时兄妹3人在外婆家门口合影的照片,表示当时从未买过新衣服,捡剩的鞋子上还有一个大洞。

“在这20年里,妈妈和我们三兄妹过着像乞丐一样的生活,那时候土房子倒了,四处奔波,寄宿在亲戚家,大概2003年左右,我妈借钱把房子修成砖房。妈妈特别不容易,也感谢妈妈没有丢弃下我们三兄妹,也特别感谢帮助关心我们的人。”“小木匠”的女儿在今年1月发布的视频中称。

“小木匠”女儿还曾发布一段文字,“那时候我清晰的记得,我的父亲出事那年,我才3岁,我唯一的印象就是,爸爸临出门说‘出差半个月就回来’,当时我二哥跑到门口说,‘回来一定给我带好吃的’,爸爸应了声好,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爸爸的身影……”

“小木匠”女儿回忆,因为母亲需要上班养家,每个星期只回家一次,她为了让妈妈安心上班,告诉自己必须独立坚强,放学回家后一切农活都是自己干,回忆到这里她很想哭,当别人还是爸爸妈妈的掌中宝,她就已经独立了。

刘静洁1999年起就开始担任朱大红的法律援助律师,“当时法子英被抓后,这个案子很轰动,‘小木匠’被分尸放入冰柜,没有任何身份证明,警方经过一段时间调查才知道是‘小木匠’。‘小木匠’家属当时找到了我,由于他家比较穷,我就决定对其进行法律援助。当时法子英被抓后身上没有一分钱,法子英被判死刑,朱大红没有得到任何赔偿。”1999年,国家还未建立司法救助制度,朱大红没有得到司法救助。

刘静洁表示,当时就个案而言,法律援助已经结束了,但是她注意到朱大红家庭经济困难,曾发动多名律师进行捐款。“其实陆中明在没有被害的时候,他家在农村还算可以,平日做木工还能赚点钱。他一死,三个孩子和一个母亲都需要朱大红,家中房子也快倒了,我曾多次联系当地乡政府,乡政府给了一些砖瓦帮助修理了一下房子,也曾呼吁社会捐款对她的家庭进行社会救助。但是这都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朱大红家里长期经济贫困的问题。”

刘静洁还表示,劳荣枝潜逃期间,朱大红曾多次联系她,询问劳荣枝是否落网。这些年来朱大红一个人养家非常不容易,由于家庭贫困,朱大红的三个孩子义务教育结束后都没钱上学。

“劳荣枝说她这些年过得很苦,我想说,你的苦能和朱大红比吗,朱大红是肉体精神双重煎熬,劳荣枝身负7条人命,你忏悔过吗?”刘静洁认为,劳荣枝在法庭上声泪俱下说自己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但当她养着狗,学钢琴、画画时,未曾想到在贫困中挣扎的朱大红及其家人。

“劳荣枝当时20多岁跟法子英亡命天涯,明明知道法子英有家室还一直跟着。20年过去了,她现在40多岁,反过来看这段恋情也会反思,但她把所有罪都推给法子英,说自己是受胁迫,其实她当年有多次的逃跑机会。”刘静洁表示。


特别声明:所有的项目与内容仅供参考,请自行考量甄别,风险自担。若有侵权等类情况,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推荐

——留言区——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